Home Info Center Ven.Asvaghosa Literature Awards Articles Premium Award for Fiction Group 1 -莲瓣圆缘(一瓣清纯的莲花瓣,弥补遗缺,使之圆满,缘异。)

Premium Award for Fiction Group 1 -莲瓣圆缘(一瓣清纯的莲花瓣,弥补遗缺,使之圆满,缘异。)

Written by  YBAM

医院大门外的世界,是个大烤炉,蒸发存在的每一滴水份。雨蓝走出医院,她没带阳伞,任由强烈阳光印出她的身影。她似乎忘了皮肤的难受,双眼的刺痛,心中只有不断念诵佛陀的圣号,有节奏地重复: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人世间的无常,佛陀看得最清楚。世间一切的物质感情,每一瞬间都在改变,只是衆人疏於入微观察,且无心面对存在的真实。即使最耐蚀的物质,终有被摧毁的一天,由於人生短暂,看不到长久的变化,所以佛陀要藉以鲜花为啓示。世间一切犹如鲜花,纵使拥有美丽灿烂,也只是短暂,最终剩下的只有腐朽,借此警戒娑婆衆生莫留恋短暂且表面的快乐,反而应投身佛陀座前,诚心礼敬求取无上法门,获离苦得乐的成佛之道。

雨蓝手中抱着的鲜花,叶子已失去了弹性,虚弱地挂在花茎上。穿过熙攘的街道丶高耸的建筑,她走进被大树围绕的精舍内,那一片繁华中的净土,拥着清风,飘扬着柔和的佛音。

雨蓝虔诚地向释迦牟尼佛像顶礼三拜,缓缓的动作,显出她的细腻更散发心存佛性的庄严举止。雨蓝清楚印记身体的移动,心里默默祈求。当她俯身顶礼佛陀时,头额轻触冰冷地砖,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姐姐痛苦的脸,四肢挣扎的画面如电影浮现脑海。

折磨姐姐的痛楚,雨蓝感同身受,不同的是她的痛楚是由内心生起。无语的悲伤,忍不住的泪水,满盈眼眶狭小的空间後,迅速地滑过脸庞。

“慈悲的佛陀,弟子虔诚礼敬佛陀,恳求佛陀护佑我的姐姐,把她从病痛中解救起来。我不忍心见到她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她……很痛苦啊!但是我不知该如何帮助她?觉者的佛陀请给我智慧丶请赐我信心,让我和姐姐渡过这个劫!祈求佛陀护佑我俩姐妹!”

原本俯伏顶礼的雨蓝,不禁悲从中来,庄重的姿态竟变成伏在地板上哭泣。在佛陀面前,她放任自己的心绪,唯有显现真实的自己,勇敢面对,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这就是无常吗?

“姐姐,不能这样!听我说,快点下来!”雨蓝因慌张而变得沙哑的呼叫。呼叫着想轻生来逃避现实的姐姐。

前个星期健康还是很好的姐姐,身体起了变化,经诊断获知她患了重疾。

她的意志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冲动地踏上医院大厦顶楼的围墙上。

“姐,你不能放弃。你的病并非绝症,是可以治好的。让我俩姐妹一起分担,有佛菩萨指引我们。姐!快下来!”

姐姐转过头来,蜡黄的脸色,消瘦但肚子异常肿胀,夹着万念俱灰的眼神。雨蓝见了,心里绞痛着。

“亲爱的姐姐,别忘了我们相依为命渡过那段黑暗的日子!牵着我的手吧!”雨蓝伸手握着姐姐冰冷的手。

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握着雨蓝的手,把她从哭泣中唤醒。雨蓝抬起头来,见到师父亲切关怀的眼神。

“慧蓝,随师父来。”师父轻而稳重的语气平抚她心中的激动,混杂的思绪获得净化。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化千百亿化身到娑婆世界救渡一心赞叹菩萨圣名的苦困众生。菩萨的化身也许是个相熟的人,也可以是陌生人,但也可以是你,是我!只要在别人困难时伸出援助都可算是菩萨化身。

随着师父的步履,雨蓝来到了小花园,莲池旁竖立一棵菩提树,伸展的树干化成一个天然的伞盖,绿荫树下的石椅,师父就坐在石椅上。

师父安抚雨蓝坐下,并示意她别说话。

“慧蓝,随师父念一遍心经!”师父用祥和却又威严的语调说话。 雨蓝随着师父轻轻念起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一心念诵佛经,原来挥不出丶密不透风的烦恼,无意识间被抛在远处,心灵顿时无限伸展,仿佛置身浩瀚宇宙。一字一字念在心里,法喜如初升太阳升起。 漆黑穹苍,雨蓝独自漂流於无垠。

朦胧间,雨蓝睁开双眼。一张枯黄的菩提叶轻轻飘落在眼帘,随之出现比丘尼法喜充满的异彩。感染雨蓝升起欢喜心。

“慧蓝,你看这片菩提叶有什麽不同?”师父把一片菩提叶放在雨蓝的手上。 雨蓝翻了翻已泛黄的叶子,觉察不出其不同处,便摇了摇头。

“和其他叶子比较又怎样?”师父继续为雨蓝开启。

“比较其他叶子,这片叶显得小,可能没完全成长便凋零了。”

“唔!这片叶太早枯萎了!”师父赞同地说,“生命的延续是多方面的因缘具足,缺少了生命将提早中断,然而如何去备足因缘,除了前世的修为,今生的潜心修习更显得重要。”

“就如这片枯叶,如果当它知道自己将失去水份和养份,它得设法去重获,去争取继续生存的机会,一旦成功它将与树上其他叶子一样地成长。相反的,当它一旦放弃生存,很快地它将随之飘落枯萎。”

一阵微风吹来,雨蓝思索师父话中的含义,却听到菩提树扬起叶的旋律,当一片片大小不一的落叶滑下时,幽幽响起。

“慧蓝,你姐姐的病情如何了?”

“师父怎麽知道我姐姐病了?”雨蓝错愕地看着师父。

“是慧婷和一班佛学会佛友告诉我的,他们很关心你,担心你伤心难过。於是他们来找我,要我向你开示。”师父关怀备至的慈悲心一览无遗。

“慧婷和佛友们!”那些一起在学佛道路上互相勉励丶互相扶持的同修,在她无助彷徨时刻献上关怀。雨蓝领受到佛法无可估计的力量。

“师父,……我姐姐的情况并不乐观。”想到姐姐,雨蓝的心情顿时如铅重。

“慧蓝,要记住不可放弃生命的延续,即使是多麽的艰难,总有解决的方法。

你必须先振作,先要坚强,依照佛陀的教导面对自己,改善自己。当你对生命充满希望,当你对佛陀充满信心,你将影响别人尤其是对生命产生怀疑的人。你的姐姐,需要你带领她走出对死亡的恐惧,让她也有佛法的护佑,佛法开启智慧,给予拨开无明遮盖及烦恼的般若,实践生活的正念正思惟。”

 

“别像这张提早放弃生存的小枯叶!”

(三)

医院的加护病房特别宁静。

雨虹刚施完一场小手术,躺在床上昏睡。看着姐姐异常蜡黄的脸,似乎消瘦了许多,更令她心酸的是她手臂上插了几根针头,针头的胶管连着点滴的瓶子。 雨蓝握着姐姐的手,心里又是一阵酸楚,眼眶不禁又红了起来。

“雨蓝,别哭!说好不让姐姐见到你伤心的吗?”丽婷提醒了她。 雨蓝赶忙抹去泪水,只是心里仍旧无法平抚悲伤。

“天无绝人之路,只是我们尽心尽力去做,必会治好你姐姐的病。再说,菩萨也会保佑你姐姐的。”丽婷的安慰即使笨拙,然而却产生无可限量的功用,因为这是人与人互相关怀最直接及最有效方法。

一位护士走了过来,请雨蓝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他们俩带着忐忑不安的心,蹒跚步履走向办公室。

“情况开始恶化了!”医生带着沉重的语气,缓缓说道。

冰冷的办公室,虽然亮着柔和的灯光,雨蓝却觉得室内的光线不足,一种难以抗拒的漆黑浮现姐姐模糊的脸孔。

 

“今天的手术虽然成功,但是只能解决一时之危,雨虹的肝仍会坏下去,一年後要做换肝手术。”

雨虹的生命控制权彷佛已被死神宣判,一纸的索命书交托在主治医生的手上,任由他宣读甚至选择服刑的时间。

主治医生的话,毫不保留地冲击雨蓝的心灵。一时找不到停驻的地方,摇摆的迷惘,令空间时间刹时紧缩在一个迅速扩张的黑点上,黑点吞噬一幅雨蓝和姐姐欢乐的合照。

孤独面对问题,犹如迷失大海中。此刻来自别人赋予的爱无疑是引向陆地的指标,让漂流的小舟得以靠岸,重新振作。雨蓝有着身边朋友的爱,更有菩萨化千百亿化身的助缘,雨蓝设法坚强自己。

片刻的沉默。雨蓝终於鼓起勇气,颤抖地问医生接下来该怎样做。

“登记等待别人捐献肝脏。由於本国国民捐献器官的风气薄弱,要等待一个符合病人体质丶血型及不被排斥的肝脏,机会十分微小。许多病人等不及,都……”医生说到敏感处又停了话。

“医生,我愿捐出我的肝!”雨蓝坚决地说,“我已是个自愿捐献器官者,医生我不怕任何痛苦!”

“我们并不鼓励近亲捐肝,因为会危及两个人的性命。其捐献法不像捐献肾脏一样,捐一个肾仍有另一个肾,而若切去一半的肝脏危险性极高。我们需要死後捐献者。再说,你和姐姐的血型不同,根本无法把肝捐给她。”医生以专业的知识告诉雨蓝。

雨蓝低头不语,她感到沮丧,因为无法确实地帮助姐姐,她紧紧握着自己的手。她在自责。

“哦!你是个自愿捐献器官者,很好,社会上需要像你们拥有善心的人。每一年,医院里有许多人因为没有获得别人捐献的器官而死去或遭受病痛折磨。与其把尸体埋了,不如让更多人延续生命,获得重生的机会。现今社会上对死去的人存有自私及错误的想法是应该被屏弃的。”

听了医生的话,雨蓝痛心众生的无明,她决心要鼓励更多人捐献器官。此刻她深深体会有更多的人和她姐姐一样,需要别人无私的捐助。她发菩提心不让别人遭受她现有的痛苦,决不。

“现在,你们要鼓励病患者坚强乐观地生存下去,别让她消极及逃避事实,这样会加剧她的病情。同时,筹集医疗费,因为长期的医疗费是相当昂贵的。总之,争取生存的每一个机会。”

“是什麽声音?”雨虹脑海闪过的问题。

细细柔柔丶律韵分明的语调,从四方传来耳际。雨虹张开眼睛,眼前出奇呈现粉红的颜色,身边沾满了黄色粒状体,一股清幽的香味扑鼻而来。雨虹边站起来边环顾四周,愕然发现自己竟站在一朵大莲花上,周围满满的莲花荷叶,一直绵延到碧蓝如镜的天尽头。

“太美丽了,这是一个什麽地方?”雨虹赞叹自己有如置身於人间仙境。

“南无萨怛他苏伽多耶呵罗诃帝

三藐三菩陀写萨怛他佛陀俱胝瑟尼……”

“是一只金色的鸟鸣出的音乐!”雨虹发现一只金鸟悠闲飞过天空,啄里诵出的声音,竟是佛音。虽然她不熟悉佛经,但她却肯定那是赞叹佛陀的音律。

刹时,一切都消失了,雨虹来不及适应时,肚子强烈抽动起来,阵痛不断加剧,压迫她全身的神经。她忍不住大声呻吟,许多奇怪的小虫爬在她身上,咬出又黄又痒的液汁,雨虹用手去搔,不停搔……

“姐姐,不要搔了,流血了!”雨蓝捉住雨虹的双手,一边喊着姐姐,一边向护士求助。实在是无法忍受痛痒,雨虹奋力挣扎,似在挣脱躯体的痛楚,又像要摆脱妹妹及护士的纠缠。不久,医生为雨虹注射止痛剂,雨虹才虚脱般沉静下来。

“姐,你还痛吗?”雨蓝抚摸着姐姐散乱的头发,心有馀惊地问道。

雨虹有气无力地望着妹妹,只见她手臂上有几道血迹,想必是刚才被她抓伤的。雨虹深感内疚,但她太累了,又昏昏地入睡了。

雨蓝没想到佛经卡带一播完,姐姐就发起病痛,这显示姐姐的病情日益严重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给姐姐动手术。雨蓝下定决心不畏困难不怕艰辛,誓为姐姐做最後的努力。她继续在姐姐床边播放佛经,让姐姐能在睡梦中获得祥和音乐的围绕,也藉以加强她生存的信心。雨蓝也随着诵起佛经,除了赞叹佛法的伟大,也祈求菩萨显灵,渡姐姐过险关。

雨蓝虔诚地诵起佛经,当她念到“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时,声音开始哽咽。

儿童的内心是一片清净地,要在这片土地上栽种美丽芳香的花树,需具足良好的环境丶父母师长的教导丶品性佳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培养正信宗教的情操。回教徒的孩子,自小随父亲兄长到回教堂进行祈祷;基督徒把孩子送去主日学校,更会在礼拜天全家上教堂礼拜,这体现了以上宗教明了自小受宗教薰陶对孩子日後的成长会起积极良好的作用。因此,佛教作为一个提倡慈悲行善,净化人心的宗教,更应把教法自小深置於儿童的心灵,成为日後的行为准则,同时也是致力於“大同世界”的推动。

雨蓝深知让孩子得到佛陀的指引,将来才不容易被假像迷惑,被欲念盲牵,而误入歧途。更何况要教导的是一群失去双亲的孤儿,需要在他们心中放置一个受尊敬及学习榜样的长者,那就是伟大的佛陀。

虽然为照顾姐姐而疲累,为医疗费而操心,雨蓝仍然坚持到孤儿院教导佛学班。

雨蓝拖着疲倦的身躯来到孤儿院,但是当她一踏进课室门口,她就如沐浴春风,精神为之抖擞,因为孩子天真的笑容,热情的迎接,多麽有感染力啊!

“雨蓝姐姐,早安!”“姐姐!”

“雨蓝姐姐!”

被孩子拥簇的雨蓝,亲切地抚摸每个接近的小头儿。

“雨蓝,你怎麽来了?为什麽不在家多休息呢?”丽婷走了过来,责备了她。

“心里挂念孩子嘛!反正我也不累!”雨蓝腼腆地回应。

“今天可热闹了,你看还有谁来呢?”丽婷刚说完,走出了一群佛友,他们走到雨蓝身边把一个装满钱的信封交给她。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祈求你姐姐早点康复!”其中一位说话,其他的诚恳地点头。

“这……”雨蓝对於同修的帮助,一时不知如何感谢。佛友们在她急需救济时,主动并且毫不吝啬地给予,他们实践了佛陀的教诲——施赠的善法。

她的泪,因感动而流,珍珠般无价的水晶。

“姐姐,你为什麽哭?”绑着辫子丶圆脸的女生问道。“姐姐,你伤心啊?”双手拉着雨蓝的小男孩问道。“姐姐,谁欺负你?”长得蛮高可是瘦小的男生问道。

“孩子们,听我说!”丽婷大声说话引起孩子的注意。

“丽婷别说!”雨蓝连忙阻止。

“让孩子也分担你的事情,让他们也学习帮助别人,学习布施,领悟布施的欢喜!”丽婷说明她具教育意义的道理。

“告诉你们,雨蓝姐姐的姐姐生病了,要看医生,要花很多钱,你们可以帮助姐姐吗?”丽婷加上夸张的表情动作。

“什麽?雨蓝姐姐的姐姐生病了?”摸着小肚子的女孩觉得好奇。 “要很多钱啊?”流着鼻涕搔着头发的男孩不太明了。

“会不会死翘翘?”一个小胖子没经大脑就把话吐出来。“哎哟!”就被丽婷轻敲了一下,小胖子伸伸舌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不久,小孩们都捧出扑满。掏出所有的储蓄交给雨蓝。这些钱,是孤儿们少有的零用钱,所以雨蓝连声拒绝,怎知几个比较懂事的孩子大声抗议,雨蓝才收下。

雨蓝捧着许多银角,像捧着每人的爱心,小心奕奕地收好。怀着感恩的心,她不晓得如何感激,唯有化这份爱心为积极生存的力量,同时把爱散播开来,让更多的人有被爱的温暖。

孩子们为姐姐唱了首佛曲,娓婉动听。

“妈妈在何方 爸爸在何方

谁来照顾我 孤零零的孩子

佛陀摇来一条船

船上有张小小床

摇过高山和大海

佛陀带我入梦乡”

夕阳渐渐沉入西边的云层里,遗留天际的光线绘画出卷卷层云残红的脸色。海是沉闷的深绿色,几道蛇形般起伏的波浪,吐信串串金光。

雨虹坐在伸延至海岸外的长木桥上,看着巨大的油轮像毛虫般无声无息在远远的海平线上爬行。雨虹觉得孤单,她随手拿了本书,翻了几页後便觉得索然无味。书是妹妹给她阅读的,都是佛书。

“难道没别的书了吗?”雨虹发出牢骚,她害怕看佛书,尤其提到因果报应的法则。而今她遭受的痛苦是罪有应得,还是无辜受罪,任何一个答案都难以接受。也许,面对自己最为痛苦及难安。

她回过头望向渔村,点点灯光已经亮起了。一家家渔人团聚一起吃晚餐,不时传来欢乐的笑声。温馨的家庭画面不仅没有给雨虹带来半点舒服,反而触及内心深处的伤痛。她甩过头,不愿再听,不愿再看了。

她甚至存有怀恨!她忆起自小父母离异并抛弃她和妹妹,让他们在失去双亲之爱和被嘲弄中长大。寄宿在舅舅家,仍要从小出来工作,她被迫提早面对现实的社会生活,尝尽人情冷暖,寄人篱下的委屈。

人生道路上设有几面镜子,要跨过时首先见到反映过去的自己。是错是对,承受了结果後才能觉察。是的!是酗酒害的。

经不了诱惑,迷恋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是当时解脱烦恼的方法,纵使只是短暂的狂欢也值得。心灵的空虚与怨恨,只有酒醉後才会抛诸脑後,因此为了贪恋逃避而酗酒。

“但是,怎样能填补心灵的空虚呢?”回首过去颓废生活,後悔之馀又无法解答此刻的问题。宗教是否能起作用呢?雨虹不晓得答案,即使现在病重了,翻开佛书仍然不甚相信个中道理。雨虹觉得不信佛是有理由的,毕竟她不知道佛法能帮助她什麽。记忆中也不曾获得佛法的好处。

“是不是一定要等到千般受苦才念佛呢?”

雨虹对於自己日渐严重的病情早已失望,而肉体上的痛楚也消磨她继续生存的意志,若不是有个妹妹不断给予她鼓励,为她寻找医治的途径,她早已放弃,甚至自行了断一切。

 

想起自小与妹妹受尽别人的白眼,所以她才拼命工作,供妹妹升学希望她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因此也造成两姐妹许久没有坐下来互相彼此交流,谈目前生活以至未来的生活。

“我们两姐妹是应该好好的聊聊了!”雨虹心里想着。

“姐姐,在想什麽?”

“噢!你回来了啊!”真巧,想到的事这麽快就实现了。

雨蓝见到姐姐病容的脸便劝说姐姐回家去,“姐,很夜了,回去吧!这儿风大,和容易着凉。”

雨虹才发现天上的夜幕早已低垂了,一弯新月不知何时挂在天际,星星开始眨着眼,天空和大地溶入无尽的穹苍,只有依稀的灯塔,旋转间分明了眼前与遥远的距离。

“妹,坐下来陪姐姐聊天,好吗?”雨虹望着灯塔的光束,淡淡地说话,然而心里是强烈的渴望。

“姐,快回去吧!”雨蓝担心着病情,觉察不出姐姐的用心。

忍不住被拒绝的失望,暴躁地突然升起无明火,雨虹竟说出狠毒的话,“你就听话好吗?我快要死了,你不陪我说话难道要我死後才对棺材说吗?”

这番话,令雨蓝顿时愣呆住,不知所措,该如何回应,只觉得自己呼吸的急促。

雨虹有感自己言重,叹了口气,望着妹妹说道,“妹,坐下来和姐姐谈天。姐姐好久没和你谈天了。小时候我们不是常到这儿看星星天南地北胡说八道的吗?以後……或许……就没机会了……”

雨虹两姐妹是在这渔村长大的,雨虹很早就到城市工作,雨蓝仍然住在渔村里。小时候没有父母亲说故事给她们听,她们就到这儿向着大海和星空编织美满生活的幻想。长大後,各自的忙碌,见面反而少了。渔村是个适合疗养的地方,雨蓝便把姐姐带回这朴素无华丶与世无争的地方,趁此好好珍惜相处的机会。

妹妹拿来一件毛衣,披在身上抵御了海风的寒湿,温暖的舒服流遍全身,尤其是心中的感受。亲情像不灭的灯总燃烧火热,在外如何地被冷落,亲情仍会张开热情紧紧拥抱你抖擞的生命。

此刻,当她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关键,她发现亲情远比世俗的欲念来得重要,而昔日她却深深迷恋上了放纵欲念,忽略了亲情的重要与维续。付出代价才省觉的道理是否值得;面对死亡才勤习佛法会否太晚?不!只要有正念与正信就没有所谓迟与早,对与错的问题,因为悟道是无价的。

明白了一些道理,困惑也顿时消失了,雨虹觉得心里有股难语的喜悦,她伸了伸懒腰,察觉到西边明亮闪烁的长庚(金星),便对妹妹说: “佛陀在夜晚目睹明星而领悟宇宙真理及人生道理。今夜我目睹了明星领悟了亲情的可贵!”

雨蓝料不及姐姐说出这番话,怔怔地望着姐姐。从来就与佛法毫无因缘的姐姐竟引用佛陀的事迹,怎叫她不吃惊呢?

雨蓝的反应,雨虹不以为然,顺手拿起一本佛学书本,笑着说:“闷嘛!只好看看佛书,书上是这麽写的嘛!”

“姐,我真的好高兴,你能接受佛陀给予的启示,是好的开始!”雨蓝显得雀跃万分。

“什麽开始,我都快要结束了,再说佛法很深很难懂,条规又多又难遵守!”

“其实学佛并不难也没有很多的戒律。只要持有正确的态度,并且诚心皈依佛陀,虔心修习佛法就行了。佛法的实践就是日常生活的良好行为与思想,因为佛法就体现在这些活动上。例如姐姐你,积极面对生活丶勇敢克服困难丶不放弃任何生存的可能就是体现佛法,修行佛法的一种。”

“妹,我等不下去了,我越来越痛苦,我觉得很累,我想放弃了!”雨虹道出内心的沮丧。

“再等下去!佛陀会护佑你的,更何况你不能辜负周围朋友对你健康的期望!”边说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中国结和一个布娃娃,递给了姐姐。

“中国结是佛友们送的,布娃娃是孤儿院的孩子们亲手织的。他们不仅精神上支持你,也为你筹钱治疗。”雨蓝解释道。

雨虹不敢相信地接过东西,中国结系上写了“佛陀护佑”的佛牌;而布娃娃虽然陈旧却有一张讨人欢喜的笑脸。然而,她心里迷惑为什麽这些与自己毫无关系丶毫不相识的人,会如此安慰她丶帮助她?无论如何,握在手中的礼物是多麽令人感动啊!

“我并不认识他们,为什麽他们会关心我呢?”

“因为他们和我,和你一样是佛弟子。每个佛弟子都发菩提心,普渡世间一切众生。其实不论什麽宗教丶种族丶国家,相识不相识,大家都是一样平等,都应互相帮助。所谓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就是这道理。”

雨虹接触妹妹眼中散发的信心与法喜,令她深为感动。原来佛法就是这麽简单,那麽真切。雨虹才明白佛法其实无处不在,而自己早已接触过却不曾察觉,是被无明遮蔽了真相,直到今天心境的尘埃才被抚拭。

她望着明星的闪烁,内心出奇的宁静和安详,彷佛可以预见明天的朝阳散发炫丽的光茫照耀在心胸上。

近来,雨虹总睡得很迟,睡多了但仍然觉得累。虽然肚子不再肿胀可是脸色和皮肤却泛着蜡黄色,甚至连床单衣服都染上了。离开医院半年了,雨虹的病情明显地加深,幸好所筹集的费用足够让雨虹换肝,也算是点起一盏希望的小灯。 朦胧间睁开了眼睛,回想起昨夜又有稀奇古怪的梦境,心里忐忑难安。雨虹爬了起来,翻了本佛书来阅读,可是就是无法集中精神,胸口除了纳闷,还有阵阵不宁的心绪。

正感疑惑时,丽婷突然慌张冲进雨虹的房里。她流着泪恐慌地说不出话来,只能隐约从喉咙吭出断续的语调:

“雨蓝,雨蓝她……发生……车祸了!”

手术室外的气氛极度僵硬,每个人的心如墙上的时钟,一秒一秒的跳动。丽婷抱着哭累的雨虹,从渔村到医院的路上,她几次的嚎啕痛哭,悲伤不能自己。毕竟她有病在身,激烈波动的心绪,换来仅有体力的耗竭,也许昏睡能让她有短暂的平静。

几位目睹车祸发生的佛友,心中仍然留着惊栗,苍白的缩坐在椅子上。他们随雨蓝到孤儿院教导佛学班,怎知在走路回佛堂时,一辆电单车不偏不倚把雨蓝撞倒,带回学生折的纸鹤洒落在血泊的周围。

隔着一道门,分隔生死的界线;学佛的理念隔着一层尘,且用心去除无明。 门被推开,走出了神情凝重的医生,门外的人都止了息,静待医生的答案。医生却低头不语,大家心里凉了半截。

一声高喊划破沉碘的空气,雨虹扑向医生“救救我的妹妹,她不能死,该死的是我。医生求求你救她啊……!”

大家来不及反应时,雨虹的旧病复发了,她的肚子强烈绞痛,她重重摔在地上,做出与痛苦对抗的挣扎……。

熊熊烈火烧尽四大,把原本的地丶水丶火丶风归原还本,然而昨日种下的种种因果,仍留待来世延续果报。遗留在人世间的爱,将继续存在曾获爱的人心上,它也会衍生更多的善因,造就有爱的娑婆世界。

檀香冉冉升起轻烟,庄严的乳白色释迦牟尼佛像端坐佛台上,佛陀微开着双眼,似看尽人间因果报应,其旁的花瓶插满了鲜花,不过花已败叶已调零,呈现无常的印证,切切实实。

几盏油灯发出的光明照亮略大的佛殿,当中坐着两个身影,一动也不动地盘坐。未几,其中一位开口说话了“慧虹,你觉得怎样?”

“师父,我的思绪凌乱,无法集中精神。”是雨虹的声音。

“别担心,继续打坐,先放松自己,让自己感受自己的存在,从呼吸的出气进气开始。”

宁静又占满了佛殿,只有偶尔一阵风吹过摇摆风铃,响起清脆的敲击声回荡其中。雨虹用心感受自己的呼吸,有规律地运作。突然眼中闪过一道金光,一只金鸟飞来,嘴里念着佛音。

“南无伽闍俱罗耶南无婆伽婆帝

帝唎茶输罗西那”

金鸟慢慢产生变化,化成熟悉的身影,竟是自己的妹妹。妹妹开口向她说着话:“姐姐,我内心充满法喜,愿与你分享佛法的喜悦。”

“毖涉舍悉怛罗阿吉尼乌陀迦罗”

“妹妹,你要去那里?”雨虹叫着妹妹。可是雨蓝依旧飞回由黄金铺成的光路上。

“妹妹!妹妹!”

睁开双眼,雨虹依旧处在微弱灯影下,佛陀仍然安详地静坐,纹风不动。

“慧虹,你见到的都是幻影,只是心里起的虚幻。”

“可是,师父我见到妹妹变成一只会诵佛经的金鸟,她飞向一个明亮的地方,这代表什麽呢?”

“唔!那是你心中生起的佛性。当无明遮挡佛性时,心中只会生起厌恶,相反的当心中佛心显现,就会有法喜围绕。”师父回过头为雨虹开启。

“但愿慧蓝已化成金鸟,飞向西方净土!”师父感叹地说。

“妹妹。”雨虹想起妹妹就有按耐不住的伤悲,但她必须学习坚强,学习忍耐。

妹妹出殡当天,灵堂摆满鲜花。没有道士的喧闹丶没有冥纸的熏昏丶也没有呼天唤地的哭号,只有师父带领佛弟子吟诵祥和的佛经和佛号,而出席者除了悲伤惋惜,但有更多的祈愿和虔诚。祈愿雨蓝在佛音赞颂中往生西方极乐;及虔诚礼敬佛陀普渡世人的伟大。

整个仪式只有敬重与庄严,没有半点胡闹和虚伪,这是对死去的人最为诚恳的敬意。

这就是无常吗?

原本以为自己将不久人世,万万没想到支持鼓励自己生存下去的妹妹竟先离她而去,这怎能不令人痛彻心扉呢?雨虹的意志在妹妹离去後,濒临崩溃的边缘。庆幸的整个丧礼仪式没有煽动的离悲,同时出席的佛友都前来慰问她,不断鼓励她,也藉此述说妹妹的遗志。

孤独无助的恐惧被慰问的佛友催散了,雨虹感受到人世间互相的关爱,人生路上仍然有许多扶持她的人。更重要的是,妹妹的遗志应由她去完成,由她延续,这绝对是妹妹所愿见到的,而非放弃生活丶白费她的努力和苦心。

就如当天出席的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失去了一个爱护他们丶教导他们的姐姐。他们失去的爱将影响他们的成长。雨虹深刻理解到儿童失去爱的卑微和茫然,她不愿再有人走她走过的艰辛,所以她发愿了。当她抱着孤儿们在妹妹灵堂前哭泣时,就发愿要好好教导他们丶教导儿童佛学班。

调养身体是她完成发愿的基本,所以她很快从悲痛中振作,化妹妹死去的悲愤为力量,继续治疗自己的病症,与此同时加强心灵的调养,潜心修习佛法。

“慧虹,今晚就到此了,明天你还要远行呢!”师父望着雨虹说道。

雨虹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向师父顶礼三拜,再向端坐心中的佛陀礼敬三拜。

师父也站了起来,祥和对雨虹说道:“学佛之路面临种种考验,今生悉闻善知识已是难得。不管任何事,一心称念佛陀菩萨圣号,会有不可思议力量互助。”

“阿弥陀佛,师父。”雨虹牢记师父的开启。明天将是另一个关键的开始,纵然存有不安但心中的法喜,经已燃烧生命的火焰,随愿而旺盛。

空气的污染,使健康受损;声音的污染,使心绪纷乱。在熙熙攘攘的入闸门前,雨虹静坐在排椅上,一心称念佛号,等待班机。

载雨虹来到机场的佛友告诉她,待会会有意想不到的人来送机,是她期待见面的人。雨虹百思不解,不过她相信只要有爱就有奇迹,只要有爱,多困难都能实现。

不久,丽婷领来一群人,其中一位还坐着轮椅。他们很热情地握着雨虹的手,激动地猛向她道谢,彷佛雨虹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丽婷揭开谜底,雨虹瞬间无比惊喜,原来他们是获得妹妹捐献器官的受益者及家人。

坐着轮椅的中年男子,边拭去眼泪边欢喜的说:“我以为我活不成了,我等了整整三年了才等到你妹妹捐献的肾脏,等到家财耗尽丶家人终日忧心忡忡。幸好有你妹妹乐意捐献,我才能活命,不然真不知孩子们会怎样,唉!噢!你看我高兴到忘了向你介绍我的家人。”

男子略有所悟,赶紧一一介绍他的妻子和孩子。他们都一一向雨虹道谢,脸上露出亲切欢喜的笑脸。雨虹知道他们此刻的心情,那是一种绝境逢生的庆幸和重拾家庭幸福的满足。

“有多少个人能像你妹妹般善心呢?可惜……我们一家人都很同情你妹妹的不幸,你别伤心。我还在医院复诊,丽婷告知我你要到澳洲换肝脏,我无论如何就一定要赶来看你。除了感谢你,也想表达我和家人的一份祝福。希望你能平安换肝,健康回来。”

“放心,你一定会吉人天相,有佛菩萨保佑你。”该位男子衷心祝福雨虹。 雨虹听着中年男子的话,心里交织着各种感受,一时无法形容。她看到了妹妹遗留下的爱散发光芒,温暖了该位男子和家人,替他们解脱苦恼,而得欢乐幸福,这不正是菩萨的善行吗?捐献是多麽有意义啊!

这时,丽婷要介绍一个腼腆的女生给雨虹认识,但要先猜猜看她的双眼像谁。对於这奇怪的认识方式,雨虹也乐意接受。当她注视年龄与妹妹相若的女生的双眸时,她惊见女生眼中具有妹妹的神采!

“是错觉吗?为什麽感觉像是妹妹在凝望我?”雨虹迷惑地想着。

“她是……”丽婷说道“接受你妹妹眼角膜的女生!”

“姐姐,你在澳洲要好好照顾自己。多多保重。”女生献上最真诚的祝福。

“姐姐!”多亲切又熟悉的呼唤,就如妹妹廿多年对她的称叫。妹妹像没离去,依然确实地就在身旁,就如此刻她前来机场送行一样,叮咛着她照顾自己。 望着女生的脸孔,犹如看着亲妹妹。雨虹激动地抱着女生,眼泪夺眶而出,她开心地哭着妹妹的重生,她并没有失去妹妹。

“妹妹,妹妹,姐姐会好好照顾自己,你放心,放心。”

在场的人都受到感动,毕竟失去至亲的伤痛是难以接受的,难能可贵的是能从悲伤中站起来,坚强面对生活,勇敢地抵抗疾病的侵袭和剥削。

丽婷红着眼眸,劝开雨虹,“好了,好了,别把妹妹抱扁了,别忘了自己的身体弱,别太激动了。”

雨虹边拭去泪珠,边向身边的人道谢。满溢的关怀与温馨说不出动人的言辞,只有声声真诚的“谢谢”,代替心中千万句感激。

机场的播音器再次催促别离,该是道再见的时刻了,雨虹提起了行李。

丽婷不舍地对她说,“到那儿,会有当地的佛友迎接你,他们会安排一切,别担心。你一定要健康回来,我们一起为佛教事业尽一份力,完成雨蓝的遗志,成立捐献器官的组织,推动捐献器官的风气,让更多不幸的人受惠,得到人间温暖。” 雨虹点了点头,她没忘记在皈依三宝时的发愿。她赞同丽婷的话,她有信心再回到国土完成妹妹的遗志。

“辛苦你了,如果每个人都发善心,死後捐献器官,你也不用到国外去。国外不如家乡,举目无亲,没人照顾。”中年男子感慨地说。

“别气馁,我没什麽。只是更多的人无法到国外去换器官而丧失生命,真的可惜。要摒弃世人对捐献器官的错误观念,还有待菩萨心肠的人去推动,只要发无上心,日後将造就更多众善奉行的大德善信。”雨虹反倒安慰起她来。“幸得佛菩萨保佑,到处都有同修扶助,到处都有佛弟子播下美好的善种子。”

“姐姐,我能看得见了,我会写信给你,会把美丽的图画寄给你看,让你分享我见到的色彩丶大自然丶风景的喜悦。”女生眨着眼睛微笑道。

“妹妹,……”雨虹欲语还休,觉得一切已尽在不言中了。

飞机徐徐航向天际,雨虹怀着法喜丶祝福和温馨踏上另一段人生旅程。望向窗外海天一色的辽阔,雨虹感恩地念佛,愿把所有功德回向十方众生,祈求众生离苦得乐,证得无上菩提。

愿消三障诸烦恼

愿得智慧真明了

普愿罪障悉消除

世世常行菩萨道

评审:通过一个学佛女青年车祸後捐献身体器官的大爱故事,写出了人间的真情,雨蓝的善行也感化了她的姐姐和身旁的朋友,故事情节迭起,很感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