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5 -远方

Written by  YBAM

路总是随着脚步伸延。

而不论有多远,你会不会忘记:远方有亮光?

1.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啊

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地开

童年总是跑进儿时爱哼的歌谣里去。

它有时会随着歌的音符,溜过记忆的滑板,回来。

小邓,咱们的年少,总是那样子:今天哭闹过的眼泪,明早太阳还没有爬起来,就早乾了;昨天跌破的伤口,几天後已敷满笑声。

我们不懂得回头,也不刻意前瞻。哭了,就是哭了。笑了,就是笑了。前一刻的心情,不一定可以完全左右下刻的情绪;就像老家门前那一列花草,不停的重复开谢的过程。

2.

小邓,你就这样的渐渐长大,没有太多的苦痛挣扎。

你不知道,有一天,生活会蓦地折曲,那麽令人措手不及的。

你的声音沉下来,变成一种瘖哑——

“什麽是最苦的时候呢?"

“什麽是最苦的苦?"

你的脸色黯下来。

天黑了,路——似乎衔接不到黎明。

3.

“最苦的时候是:接下来没有更苦的时候了。"

“最苦的苦,是苦的尽头。"

小邓,那之後,花就开了。

我想起了远方。

有一些路,你蹲在苦的那面暗景中,没有看到。

有一些故事片段,你在光阴後方,还没有读及。

4.

那是若干年前。

一度的处於昏暗困顿之中;心彷佛仅剩下一种极苦的感受,并将会绵延无绝。 有一个早上醒来,翻开报章副刊,粗黑的竖字题着:

“盼望看见远方的亮光"

那是一个老人给另一个老人写的书函;颇长。平素无甚耐性的我,竟一路的游走进老人的文字里——

老人说起近况,像是和着无数老人的声音,说到年事高了,视听皆没有年轻时的灵光,行动上有些不方便,总是要劳烦他人扶持,起居饮食亦要他人协助……。身体有了病痛,时也要挨针药之苦…… 当然也无法像多年前那样地工作。可是,老人的文字里没有太多的怨怼,只是很本然地接受这是身体老化所带来的现象。

老人娓娓地说。他握笔的手也许已不太稳,可是他的文字一字一句地刻满没有放弃生命的希望,以及对生命的热诚与真诚。

写信的是巴金老人。

他在信里对长他数载的冰心老人说:

“我不能失去信心,我没有失去信心,……您的存在是一种力量……让大家常看见您的笑脸,它将是人们的慰藉与鼓舞……我也要争取做到那样……"

小邓,我像读着一种亮光,从老人的行文间曳出来。

“我多麽盼望看见远方的亮光啊……"老人说。

而同一天,我又读及一则关於另一个老人的专访。一侧照片中的萧乾老人慈霭及豁然地笑,宛若天真无忧的孩子。怎麽这个年轻的老人就是文中经历无数起落丶苦难与崎岖的生命吗?

我将这些老人的文字,访谈与照片贴於书案前。日日数度阅读,想到这些历尽风霜的老人,正默默地嚼噬着身体老化及病痛所带来的种种不便丶无奈与苦楚,可是他们都可以那麽豁然地笑。

反观自己年龄不及老人的四分之一,却恍如失去生命力的小老人。 老人的笑容融成感动与惭愧,在我心里窜动,久久不去。

小邓,原来啊,有人在苦痛中看到其快乐的另一面,有人却只沉缅於极苦的一面。

就这样:我看见了老人,也看到了远方。

5.

小邓,那之後,我就特别喜好阅读向来不感兴趣的传记及回忆录;关於那些曾经存在或已活过大半生的人,走过的弯曲及笔直交替的路。

有一个编者这麽说:痛苦是伟大的开始。

起初我颇感纳闷,正如你的抗议:

“我不要伟大,那可不可以就不用受苦?"

但是你终究是知道的:苦不是因选择或排斥它而存在。而痛苦本身也并不一定造就伟大。所有的伟人并没有想过要因痛苦而伟大,或为伟大而选择受苦。他们只是让自己以意毅与信念走过苦而已。

如此的,我逐渐懂得;那近乎是自然的法则:每个人在各自的生涯里总会承受或承受过一些重量;也许是健康上的丶工作上的丶情感上的丶理想上的……。

只是,有些人可以极安然自在的承受它,有人却将心也荷担得扭曲了。

“当路走到瓶颈时,是真的山穷水尽吗?"

小邓,只要脚步在,可以山穷水尽的,大概只有心志吧?

6.

关於跌倒与重来之间的力量,有时是源自心转换的姿势。

小邓,同一年的六月,我有机会往升旗山静修。

有一个夜晚,忽然被指示在窄长的凳子上经行。岂知,只走了几步,就在提足放足间摔下去了。那刹感觉像扑落极深极暗的谷中;愕然而脑里一片空白。接着心里有一股力量弹动,我爬了起来。

重新站在长凳上的刹那,心里有一种无限的感恩;难以言喻的。

我一直都记得,当自己可以再平衡的在长凳上步行时,从身後传来的师父的声音: “现在,你明白了,人一失足,就会这样跌下去了。所以,要小心的走……" 那若一声棒喝。我登时怔住了,想起自己人生的路……

小邓,那是这麽多年以来,我第一次那麽深刻地感受到:跌倒与重来的意义。 在跌坐的姿势中,除非要永远恼坐下去,否则,重来的姿势只有一个:那就是再站起来。

7.

缘着时间走下去,昏暗頽丧早已退搁在远远的後方。

今时已在远方,而更多的远方在前方。

8.

小邓,少年时总爱到观音寺去,向菩萨诉说心里的话,并且祈求。那时还没有学佛,只是把这些祈愿当作少年的信仰方式。

那些向菩萨祈求过的愿,有者也会实现成真。只是,不见得每一回,实现带来的是甘甜的果;有时,实现本身原来是苦涩的。

许多答案在时间里揭晓了。许多已揭晓的早已烟消云散。更多当年料不到的路与答案,呈展在脚下与前头。如今想来,当年祈求的愿实现了,也无所谓的好或不好。有时“心想事成"倒不一定是件赏心的事。尤其是当你看到了事物的两面——在顺境中隐着的苦楚,或悲恼中蔽着的喜乐时。

9.

小邓,我自远方来,捎携一些当年承诺的亮光。

此时生命的景致柔和宁静,无数希望的羽翼,继续飞向远方。

小邓,你也许没有想到:循着时光一路前去,跌撞再爬起中,朝向你的远方;那是我仍移动的影子。

你是我吗?我还是你吗?

我想起了海与浪。

时间是生命波浪上的点;一些点腾於波峰,一些则属於波谷。但是当视线从浪扩展到整片海,起落的点去了哪里?

我们只是同一生命浪潮中,於不同时间上跳跃的点而已。

小邓,我读过你的字迹,於日记中如此记下:

“亲爱的巴金老人丶萧老人及冰心老人:

我不能失去信心,我没有失去信心,

让大家常看见您们的笑脸——

我也要争取做到那样,

因为——您们的存在是一种力量。"

小邓,你不知道:原来,自己的所作,比如一个爬起的姿势,就变成远方的一股力量。

你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顶着一盏亮光,这样一路走来,可以照耀成他人的远方。

你不知道:原来啊,你的存在是一种力量。

10.

後记(缘起)

“而我们并不总是忙忙录录

有时也会透过泪水去看黑夜

正如一个流浪的僧人

凝视山丘上零乱的青石——"

偶尔读及一则夹於日记间的旧报纸:那是王丹的诗作。

有时,我们走着踱着,把远处走成了脚下,就会忘了:最早的远方在哪儿。一路的风尘仆仆,又在心里映成什麽记忆提示?

我们是不是总在忙忙录录?

於是——我记下这篇文字。

29.11.1997

评审:每一段,都是一个时空情境,意蕴迭出。简洁的文字,淡淡的心情,留下人间美好的想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