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Info Center Ven.Asvaghosa Literature Awards Articles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4-有那么样的一个地方在人间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4-有那么样的一个地方在人间

Written by  YBAM

青山重重,绿树绵绵,牵引着我将塞车城抛在身後,投向“另一个世界"。 萍儿,如果不是亲自走一遭,我永远不会知道,原来有那麽样的一个地方,在人间;被遗忘的人住在被遗忘的地方,过着被遗忘的生活……

那,的的确确是另一个世界,没有耸入云端的高楼,没有哄然的人潮,没有尔虞我诈的巿侩气。翠绿的树木草原,映照着"新古毛新希望之光智障院"那一颗颗纯朴的人心。景色与人情都亲切得像极了咱们那绿色向海的故乡。然而,叫我难忘的,是那阵阵独特而浓烈的异味,杂混着看不到也抹不掉的哀愁。别问我会爱上这样的地方吗?我想,我暂时还无法爱上它,但却会有丝丝的牵挂。和那个世界的缘,该是有待再续吧!

你知道吗?他和她都抱着好意地对我说:“小心点哦,别被吓到!"人还没去,我已乖乖听话地带着心理准备了。有事没事,我总是多麽努力地从记忆箱里寻找智障院居民的影子。但,任我如何吃力的想像,我始终无法预测他们的模样。我真泄气了,无奈之馀只好一再告诫自己:“别怕,不准害怕!"

後来,我是真的真的小心翼翼地接触那群“另一类人"。虽然我还是会张口瞪眼惊讶,有时甚至心也缩成紧紧硬硬的石块堵在胸口,连双眼都眯成了小缝儿,不忍一看。然而,萍儿,我庆幸脆弱的自己不曾悲恸掉泪呀!

回,依旧是重重青山,绵绵绿树,但一颗心已随着颠波起伏的柏油山路高昂,我有满愿的喜悦。你知道我年复一年说过要去探望陌生的他们,但这份缘总是悬着,悬着。欠债还能不还的吗?去了一趟,彷佛还了久欠的债,痛快呀!可是,脑海里也浮现了更多的问号感叹号,劈里啪啦的异样心谷回音不断响着。这是什麽样的滋味呀!车窗外,远处沉沉的云雾绕山峰,竟是如斯凄美。

凄美,是今晚朦胧如幻的夜色。

我把不相识的他们带回到自己的生活圈。是刻意?是不经意?我已经无法厘清自己。闭眼养神,黑暗中,他们的影象便又活跃跳动起来了,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接着一个。他们竟化成了音符,他们就是一首首的歌……你听,

“我在漆黑的夜中启航

山重重躲藏,

没有爹娘,

世界是一片昏暗。

我在星空下启航,

星眼一眨眨,

眨掉悲怆,

怎麽还是一片冷寒?"

幽怨的歌声,如船浆,拍着我的心,拍着我的记忆……

我曾轻抚一位印度姐姐粗短的头发,轻拍衣冠不整的阿姨那浑厚的肩膀。我们都是傻乎乎的模样,讲着傻乎乎的话。我们说话,但,却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虽然也曾相拥说笑,但我们毕竟是没有互相认识啊!是奇妙?是悲哀?而她们,又可曾懂得惋惜吗?

你瞧,他们有的在咭咭咯咯地笑着。十来岁的小子因为有大姐姐们的逗乐,狂笑欢笑着。那着短裤,四处巡视,见人就握手的“外交官"总带着一脸的严肃与认真,偶尔也会微笑着以他不多款式,但却还算柔美的舞姿娱乐大家。最可爱的是静默的黑光头叔叔,年纪老大了,可是只要是姑娘家对他说话,他的眼神就会害臊地向鞋子求助,嘴角还挂着羞答答而多情的笑意。

欢笑的,固然有,只是笑的背後又蕴涵着多少的泪呢?像深山里的野花,那数不尽的故事,唯天边的星星愿意倾听。我偶然的到访,泪,嵌在心坎上了。

双眼看着小弟弟哭着喊着不断将手探入喉咙,彷佛里头着了火。他有莫大的痛楚却有说不出的无奈。我,心慌意乱着,而另一厢又传来嘶吼嚎叫声。走近一看时,才发现数十只的蚂蚁在小男孩的脸上肆无忌惮的爬着。这是什麽样的折磨?骤然间恨透了那欺弱的坏蚂蚁,蚂蚁原来竟学会了人的俗气!

他们当中,有许多位是坐躺在湿凉的床褥上,穿着沾有尿屎的衣物,面无表情沉默的痴望着。疗房里的空气潮湿而凝重,化不开的哀痛在这长了根吗?我抓住他们瘦细枯枝般的手脚,却抓不住他们的心思。纵然近在咫尺,在他们那隔着透明玻璃的世界里,我,走不进去。

当我发现这世上竟然还有一群赤裸着身,蹲躺在冰冷的铁床里,聚在一室,躲着阳光过一生的人,我是多麽的震惊!再没有什麽美丽的薄纱掩饰这人间惨剧的画面。心在抗拒,心在翻波,而泪,是往心里淌。只是回到生活中,忆及这群“人",泪水终究还是滚了出来。当初的心理准备与坚忍,原来不过是短暂的掩盖。总觉得和死囚相比,死囚的苦不及他们的万分之一呀!至少死囚会思考丶有感觉,活在人间烟火里;而那群幽房里被视为有暴力倾向的怪物,却是连访客也被劝阻探访的"幽灵"。

萍儿,我们都愿意见到歌舞升平的画面,只是有些,纵然染上金色的辉煌,依旧是木然空洞;而另一些,让人心一抽一抽地痛,莹莹泪光中,却唤醒我们最初的感动,最真的情,不是吗?隐隐约约,我还是听到那悲凉的歌声,从遥远的那一方传来……

“躺在生命船上晃呀晃,

船躺在海上荡呀荡,

飘泊是我孤独是我,

为什麽?

我在月牙下启航

月光一泄冰凉,

水流的生命弯弯,

谁给我一丝温暖?"

评审1:从对残障孩童的怜恤丶关爱,以形象思维的手法写出人间的大爱,情真意切,很感人。

评审2:文字流畅,富形象思维,感情真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