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Info Center Ven.Asvaghosa Literature Awards Articles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2-菩萨心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2-菩萨心

Written by  YBAM

寒蝉凄切。

风雨萧瑟。

今天是母亲节。

撑伞。手握一束小白菊,牵着三岁小孩的手儿,说:“来!我们拜奶奶去……"一老一少,便踟蹰着朝烟雨蒙蒙的小庵堂走去。

沈默。

无语。

肃静。

第一次过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啊!

泪水不禁泣然。

目光触及大殿那尊磁佛半绽的笑意,心情才渐放宽。

是的!

母亲已经走了。可是在我心中辗过的步履,却绐终无法磨灭。最敬爱的,该是她今生今世,对我的教诲了。

母亲是一位佛教徒。

自小,就很注重我们的教育;因老父是文盲,她却是一位少数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

犹记得小时候,母亲就很喜欢拿些彩色蜡笔,让我们在纸上涂鸦丶写字,养成日後我们有绘画和写日记的习惯。每当不开心时,便会提起彩笔,把郁闷一股脑儿宣泄在纸上,过後,便舒畅了!

有些事想不通时,她又会鼓励我们写日记。至於想让她知道的,便投入"妈妈信箱"里。我们苦恼时,她会回信安慰。沮丧时,尽心鼓励。疑惑时,又尽力开导。

对了!

提起“信箱"……倒是一桩挺好玩的事,也是她的创意点!犹记得七岁那年,我刚入学。当天,她摸摸我头,笑吟吟道:“今天第一天上课,要乖乖,跟同学要和好哦!以前在家里,妈教你的,只是一点点造句。以後,老师会教你更多新字,你就可以开始学写信了。"

说着,取出一只漂亮的信笺袋子,递到我手上,道:“这个呢!就挂在你房门外!有什麽想对妈妈说的,可以写下来,放进里头,总有一天,你会用得着的!" 我傻傻点头。

她脸上笑意绽得更沈了。在我颊上微微亲了一下,挥挥手,示意我上校车。 可是,她说的那句话:“总有一天会用得着"似乎没实现!那笺袋倒是一搁,便搁了好几年。

直到我十二岁那年为止。

有一天,做了一件大错事!向来和颜悦色的母亲,竟狠狠扫了我一记耳光!当时倔强又无知的我,竟怄气地把自己反锁进房里,啜泣了一个晚上,打算从此都不理睬母亲了!

翌日清晨,估计母亲已经买菜去了,才偷偷打开房门,想去找点吃的。意外的是,发觉那空悬多年的小笺袋,竟多夹了一张小笺。

“致吾爱儿:

谁无犯过?

知过能改,

善莫大焉。

下午二时,请进母房一谈,不必害怕

母留"

看完短笺,趁母亲尚未回来,吃了早点,又反锁回房。

到了下午,倔强的我,并没有去拜见她,也没去上课,只是躲在房里沈思。

几次瞥见她身影在门外徘徊,心中也渐生不忍,却始终不肯同她打照面。而沈默的母亲,也始终尊重我的意愿,没来敲房门……

直到入夜,全家就寝,才蹑手蹑脚出去找吃的。房门才打开,曾几何时,信袋又多了一封短笺。

“致吾爱儿:

妈妈把你生下,养大,从没奢望回报。只不愿看见你们学坏!让我心痛。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愿有一天你们为人父母时,亲自体会到。

末了,请自重!也请相信:对你们的爱,是我今生今世所承诺的,绝对无怨无悔!

错手打你,只是一时冲动!对不起,请原谅。妈已向佛求忏悔了,希望你也一样!好吗?(一笑)

母留"

纸湿透了一大半,信还没看完……

犹记得,那晚是如何羞愧地独自跪倒在佛前掉泪。

经过这事,与母亲感情突然大大改进了。

时光苒,一晃九年。我已廿一岁了。第一次背起重甸甸的行囊,准备离乡背井,负笈海外,慈母又悄悄在我行囊里,留下一封长笺。

“致吾爱儿:

你今天要走了。

第一次离乡到那麽遥远,从此一个人过,妈妈心里实在舍不得,也放不下。可是为着你能学习过独立的生活,心痛,却也必须放手。

佛云:人生如苦海。

爱别离,也是其一。

亲爱的孩子,人生的路,妈已走大半,而你,还长呢!现在,只是一个起点罢了!可要勇敢走下去哦!

每个人来这世上,都有不同的人生功课要学习。你的一生和我的一生,都是不一样的。话虽如此,间中所经历的,总也离不开甜丶酸丶苦丶辣或成丶住丶坏丶空。这一切的一切,只有你亲自走一回才知道。别人,是无法替代的,即使多苦——也必须挣扎着走过去。

末了,请好好照顾自己。

妈妈会在地球这边祝福你。

阿弥陀佛。

母留"

颤抖的手,离愁的心,望着机窗外的白云,泪水再度扑籁而落……

後来,人在异乡,更深入接触佛法後,便正式皈依了佛教。一次因缘具足下,短期出家去了。

之前,也曾接到母亲来函:

"致吾爱儿:

你今天有机会走上短期出家的路,是你的缘份已俱足,也是你的福报。妈妈心里是宽慰的,也是祝福的。好好珍惜这次的因缘,放心去参加吧!别忘了带上一颗最真挚的心去向佛陀顶礼呵!(一笑)

阿弥陀佛。

善哉!善哉!

母留"

可以说,那次短期出家,有一半是受着母亲远方来函而促成。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个母亲,我也不例外……"这是小时候,老师给我们写有关母亲文章时,最老生常谈的开场白。

没想到几十年後,重写一遍,才发觉感触完全不一样。

“致吾爱儿:

妈妈爱你们,一如你们爱妈妈。

我们永远一条心。

谢谢你们在母亲节那天,赞扬我是你们今生的导师,今世的朋友。那太过奖了!妈实在不好意思!其实,佛陀才是我们真正心灵的导师。

过去,妈妈曾经很艰辛地走过人生路,只因身边没有一位深明大义的导师。後来,有缘学佛後,身心才安顿下来。便发了个小愿:我一定要在你们最需须要时,以言语和关爱去扶持你们,让你们虽然身苦,可是心不苦。

生老病死,乃人生定律。

世事无常,请多保重。

有缘结为母子,也是好事,请好好珍惜。万一有一天,缘散了,也不必哀伤。祈愿你们时时刻刻都要提起正念,好好学佛,也希望菩萨保佑你们。更愿你们也能用菩萨一样的心,去对待下一代,我就心安了……

母留"

初收到这张留言,还不知情。过後,才感悟到,她已预知自己不久人世,才苦口婆心默示我们:该是好好教导下一代的时候了……唉!娘心真是菩萨心呵!

评审:文句简洁利落,透过几封信笺,把母亲对儿女的爱衬托出来。单纯而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