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物书香 佛教文摘
佛教文摘

《佛教文摘》季刊三个月出版一期,内容文章转载自各国相关刊物,有深入浅出的佛法故事、小品类的、生活化的、散文类等轻松内容,能够推广青少年阅读佛理的风气;也有课题严肃的文章,能够让资深学佛者深入领悟,专研佛理,能够让读者仔细领悟佛学精髓和真理。

基本订户每年 RM24 (国外订户一律USD24)
基本赞助人每年 RM100 (赠本刊每期两本)
名誉董事每年 RM300 (赠本刊每期两本)
名誉社长一次过赞助本刊五年 RM2000 (赠本刊每期两本)
永久名誉社长一次过赞助本刊 RM5000 (赠本刊每期两本)

询问/联络:马佛青佛教文摘社 04-6581392 Whatsapp: 010-10351346 Email: 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Magazine

吾人無論性鈍性利,一生行事總有時順時逆的跌宕,而在最不順遂時,總寄望有善知識適時提示一番,扶持一下,險關化夷,坦途在望。

善知識者,如大德溈山禪師也;提示者,如告誡學人珍惜得法不易的《警策》是。

1100多年前,會昌法難之劫,讓大圓禪師有感當代的學佛人逐漸趨於怠惰、虛擲時光,且因不守威儀以致佛門弊風四起,為警愓大家重返修行正道,他以垂老之身重披法衣﹙之前因法難還俗隱於市井﹚,動筆撰述此書,字句懇切,行文簡潔,成為禪門奉為初學者必讀的“佛祖三經”之一。﹙另兩冊為《四十二章經》、《佛遺教經》﹚

作為現代佛子,能知“四、佛”二經者多,知《溈山警策》者稀。我們捨近﹙唐末、漢僧撰寫﹚取遠﹙漢晉,楚僧翻譯﹚,實讓人弄不清道理。事實上,溈山禪師的《警策》更應該是現代佛教徒所須銘記遵守的現實版教訓書!

佛道無上,甚深微妙。然,若要順序人天而上為師表,《溈山警策》當更契理契機。雖說其文劍指眾僧,居士們對其中垂示,如人身無常、親近善士、不忘初心等,又豈能視為事不關己,置若罔聞?!

慎之,思之!

线上阅读

Magazine

往生淨土是蓮宗行者的最終歸宿,滿不滿願則另當別論,最低限度是奮斗的方向明確,有了信願的著力點,行者無懼。

多劫累積了資糧,今世得以有人身賡續菩提道上的用功,其實是很幸福的;如果因了現世的功夫嫻熟,一舉突破迷霧,一心念佛,一步登極樂,則福上加福,惟觀之古今,此等福將,稀之又少!

我們且不論吾人身上是否背負着“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但大大小小業障所構成的五濁之身,已負荷過重,“此身要向今生度”是理想,“更待何生度此身”卻須老實探索。所以,我們皆希望獲經中的提示,來覓一條快捷妥當的途徑,一勞永逸地脫身而去。

念佛、懺悔之法依教奉行,但許多人都沒有信心當世就可以消業滅罪。人生苦短,未完成的修行是否能在往生處繼續,就是迫切的問號。

如果說,帶業之身能在蓮邦化生,屆時障道逆緣少了,增上善緣多了,那是最美妙的結局。

於是,有了本期的專題 —— 往生﹙淨土﹚是帶業還是消業去?一個頗具爭議的課題,我們開放探討空間,供十方賜教!

线上阅读

Magazine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已是大家耳熟再能詳的勉勵話;若昇華至修行路軌上來說,那就是“欲得功德善果,應修廣大願行。”

佛門行願之最佳典範,非普賢莫屬。

四十卷本《華嚴經》卷四十之“普賢十大願”,更是學佛人欲習菩薩隨順無上菩提,成滿諸行願海的指標,深生信敬者,能受持、讀誦、書寫此大願,據經載是妙用無窮,如:速除五無間業、行道無障礙、得到諸佛菩薩稱讚、人天歌頌、众人禮敬供養,俟功德圓滿時,可成就微妙色身,命終往生極樂國,見佛並蒙授記云云。

當然,要分享上述妙好功果,我們對於普賢德號含攝的“德周法界為普,至願成善為賢”的深意就不能等閑視之。那是關於菩薩利益有情的大願行,如果我們溯源原典,“入不思議解脫境界”之經題也清楚揭示個中難行能行的意涵。

“普賢行願品”能別出《華嚴經》自成一卷﹙經﹚,據〈別行疏〉說,本經乃“為華嚴關鍵,修行得樞機,文約義豐,功高益廣,能簡能易,唯遠唯深。”給予它很高的評價,至今更成為了漢傳佛寺的常課,漢文系的懺儀也普遍應用此普賢十願來加強懺文內容。希望本期專文可讓大家聞法趣入,廣行普賢願。

线上阅读

Magazine

佛教傳入中土,要溶入此一方水土,須得到本質上的認同,尤其文化思想上的差異,更須設法釐清,一旦彌合思想鴻溝,所謂對異族文化的抗拒之心就有望消減,宣揚佛教的阻力也可迎刃而解。

儒家自視為中華文化的核心,有其一套學理,尤其是孝論,根深蒂固地成為中國人齊家治國的大原則,佛教如果不能好好融會“善父母為孝”的精髓,在奉養父母方面作出合理解釋與安排,與儒家的沖突在所難免。

佛門大德並非一開始就往這方面努力的,從譯經史看,迄至西晉才譯出的《盂蘭盆經》才具有調和中國倫理﹙即孝子報恩﹚與佛教之間的關懷特質,而遲至初唐才出現的《父母恩重經》尚被視為是偽經。倒是報恩思想散見於各經論中,如“四恩”之說就出現在《正念處經》、《心地觀經》、《釋氏要覽》、《大藏法數》諸經論中。另有《四分律》、《梵網經》律典也強調了不報父母恩會獲罪之說。

至於延伸佛門孝道可恩澤七世父母、九族乃至遍及一切眾生的功德力量,那是佛教要強調其不共與世俗之孝的大用,間接擴大了儒家的孝論視野,豐富中國孝文化的內涵。

线上阅读

Magazine

自古,在中國遼濶的山川大地上,在景緻清幽的盆地草原中,好山好水一直為修行人所嚮往,進而佔據一方水土,成為潛修道場,佛教四大名山,道家五大福地,於焉成形。

至於日月星辰,星換斗移的天象,也可契合修行宗旨,經中許多佛、 以大自然景象為名號,知名的有日光遍照菩薩,月光遍照菩薩,普光佛,日月光佛,地藏、觀世音亦於自然中取義,既連阿彌陀佛也蘊含無量光之義。可見,森羅萬象處處妙機,為天人湊合巧立名目。

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
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
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
王維〈過香積寺〉

最喜歡詩佛王維將一所古寺的寺外山景,超絕世外的一番靜趣,從無人迹,聞鐘聲、聽泉咽,逗引得絲絲入扣,讓人有進一步去思索寺內幽清的想像空間。這是一首絕佳的佛寺與自然生態結合的好詩,讀者諸君以為然否!

线上阅读

Magazine

最近給參加佛學生活營的小朋友寫了篇獻詞,談到:20121221這個日子可怕不可怕?好不好參與一份去傳播這可怕的預言 —— 世界末日到了!我還不能馬上收到孩子們的回應,但我已先作個提醒:別擔心着“老天爺的事”。

人間萬事確實很煩,明代一位羅狀元曾說過“人心彎彎曲曲水,世事重重疊疊山。”我們都在此山中,所以永遠看不清世界的真面目。

佛經有說,個人的生命在呼吸之間,而眾生的生命在共業流轉中。共業如何成形呢?是在貪婪、憤怒以及痴迷的意識中逐步堆砌而成。我說逐步,是因為共業的形成並非一朝一夕的事,它有以“劫”為單位來計算的時間長度,更有以天體為界的空間廣度,一起一滅,火、水、風災交迫,一切諸行包括地球出現無常相,時值距今約7,590,000,000年後的太陽“壽終”時……

對了,我也告訴小朋友,老天爺的事,就留給無聊的大人去操心吧!

线上阅读

Magazine

清月、涼風、淨水,只待吾人心領神會的那一刻,才能深契“應無所著而生其心”的妙諦,也才能體會雲門禪師的那番問話:我不問十五之前如何如何,我只問大家,十五月圓之後的心境如何?而禪師那句溫馨的自答是:日日是好日! 願大家都有不悔過去,不托未來,當下積極努力的好心情。

從本期開始,三個新面孔加入筆耕〈季之約〉行列,他們是馬佛青前總會長廖國民、一位緊貼時代脈搏的知識份子,以“虛實之間”為大家針砭佛教時事。慧照居士是第二屆佛教寫作人工作營的優秀學員,現從事一份與人生規劃密切的行業,會以“慧心探險”把世出世法之間的意趣娓娓道來。余碧音韜光養晦,卻掩不住其對佛教文藝的熱愛,兩度名列馬鳴菩薩文學獎優秀作者榜即是一證,她的專欄是“虛無縹緲間見佛法”。

《佛教文摘》創刊迄今,驀然回首已四十春秋,步入不惑。筆者有幸歷經復刊初編,之後悠悠22年至百期圓滿、再迎復刊30周年,臻此創刊40周年慶猶形影不離。問我心境如何??傚迦葉、維摩——微笑、不語。如何!

线上阅读

Magazine

慈悲、喜捨是菩薩藉以自利利人的利器,當然還得有心量無量的配合,才有望成就大事,諸如離苦得樂、轉迷為悟。

正義似乎也是菩薩所應具備的特質之一。只是慈目垂眸的菩薩要發揮此特質,非改裝不可 —— 變臉為金剛,以怒目怒髮以對。

這垂眸怒目之間的如何拿捏,就靠般若了。嘗看到的遊行示威場景,總有示威的群眾持花贈予維安的警察,警察大兄也報以笑顏接收,皆大歡喜。但是,緊接下來會否有變數就很難說,怒目相向、劍拔弩張的雙方,不都是以“正義之師”名義出發的嗎?怎麼鬧得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要慈悲與正義無瑕地接合,總會在面對現實時產生無可避免的落差。之中,應該是有某一方的言行出現偏差,因偏差而產生矛盾,因矛盾擴大而爭端迭起。所以,除非為慈悲與正義設定在某個“頻率”之下一齊行動,形成共識共願之時,才有希望深化廣化為一條鞏固的善性與正義和諧之鍊,在入世與出世之間,為願意行菩薩道的人提燈引路。

线上阅读

Magazine

佛經裡有個“聞過則怒”的故事,說某人品性本不壞,可惜生性有點暴燥,容易生氣。某日路過市集,無意中聽到聚會中有人談及他易怒的過失,一時怒火中燒,動手要教訓說他不是的那個人。其實那個人也只是客觀地分析他的個性,且在論其不足之前也讚其優點,只是這個易怒者沒聽到。當眾人勸開他時,他還理直氣壯地分辯說:“誰叫他說我是個容易發怒的人!?”

看不到自己的錯處,通常就落入昏昧之中,走不出自己缺失所引發的不良境況,極易陷入錯誤形成的苦輪。知錯且有機會悔改,善哉!

改過一事,古有明訓,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浪子回頭金不換”,皆確認改過自新者具有無限美景可期。事實上也是如此,正如《心經》所說:“無無明,亦無無明盡”時,那是一番非凡的豁然開朗之境。

當然,改過有前方便,也有後動作,出家後以嚴以律己著稱的弘一大師說:能改過者須具備的前方便是“肯學、善省”—— 學之後知不足;省之際污垢除。後動作就是重要的糾正之途。他歸而納之為十項行為,我們且目之為十波羅蜜﹙引人向善的般若﹚:虛心、慎獨、寬厚、吃虧、寡言、不說人過、不文己過、不覆己過、聞謗不辯、不嗔。看似平俗的十種說法,一旦鋪陳開來,頓時成了世出世法,益於世道,更益於人心。

线上阅读

Magazine

本期所谈,是近代引伸诸大乘经典强调的“书写经典,形同见佛”等的殊胜,去发动信众加入抄经积福的活动。我们借作者的广征博引,把此类活动的历史因素及深层意义加以说明,也带出近代抄经的最热门版本——《心经》的般若妙义,期许抄经者有身心灵并进的妙用。

诚如印光大师所言:“欲以此﹙抄经功德﹚断烦惑、了生死、度众生、成佛道,岂可以游戏为之乎?”寄望抄经者的菩提心也在字里行间点滴累积。

Page 3 of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