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料库 马鸣菩萨文学奖作品集 2015年微型小说首奖 —— 林嘉燕《补偿》

2015年微型小说首奖 —— 林嘉燕《补偿》

Written by  林嘉燕

      《补偿》

        晓媛突然惊醒,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残骸四散的废墟里。四周围除了死寂一片,了无生机。晓媛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心想惨了,下地狱了!眼泪簌簌掉落,该怎么办?一切都已后悔莫及。不知坐了多久,晓媛突然感到背后有些暖意,猛地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30几岁的女子,一身白色连身裙,赤着脚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来,微笑着看向她,然后说:“乖乖,不哭啊。”她的声音打破废墟里的死寂,抚平晓媛身上的每根神经。女子伸出手来,拍拍晓媛的背,晓媛紧张地握住了她的手问道:“这里是哪里?是不是地狱?我是不是死了所以下到地狱来了?”但女子微笑不答,挽着晓媛的手说:“跟我走吧。”

        女子带着晓媛往前方静谧了无人烟的道路上走着,晓媛死死地挽着女子的手,想让自己平静些。走着走着,女子驻足,四周围的迷雾逐渐消散,也开始有人出现。前处立着一座“高山”,晓媛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吓得目瞪口呆。那不是一座“山”,是一座被庞大的食物堆积起来而成的“山”,上头竟然还有食物不停地随着边缘滚落至地。有人经过那座食物之山,随手就拈来一个苹果,往嘴巴送进去。晓媛见状一个恶心差点吐出来,因为苹果早已烂得不成形。不止,食物堆中的面包也是发霉的,甚至牛奶,也嗅得出它发酸的味道。女子轻轻抚着晓媛的背说:“那是人类每一天所浪费掉的食物。”晓媛惊讶不已,女子继续说:“人类在世时所浪费掉的食物都要在这里食回去以作补偿。”

        晓媛紧随着女子越过食物之山,来到一间医院。晓媛隐约听到一些声音,随着步伐前进,声音越大,一听,是女人的惨叫声。惨叫声像万把匕首刺进晓媛的耳里,非常难受。女子打开一间手术室的门,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女人,她正为了生孩子而折腾,身旁竟没有医生为她接生。女子带着晓媛退出手术室,再走进另一间手术室,里边与第一间手术室的情景一模一样,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全都一样。晓媛近乎崩溃,肆声哭了出来。女子轻抚她的背说:“那是生前无故堕胎的女生死后必做的补偿。生前没生下的孩子都必须在这里生下来,而且要承受的生子之痛比平时高出一倍。”晓媛突然想起自己的同事——李娟,因为滥交而怀上孩子,在前几天做了堕胎手术。她并不知道,等待她的是这样惨痛的代价。想着想着,晓媛只觉内心翻搅。

        女子打开了一间手术室的门,里边终于没有呈现像之前几间手术室一样的场景,反而显得特别干净和平静。走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个出口,晓媛又回到了原先的道路上。女子继续挽着她前行,终于来到了一座高楼。晓媛擦拭着眼角的泪痕,抬头一望,发现是自己家的大楼,是自己从小到大所居住的地方。这里曾经充满了美好的回忆,虽然自己来自单身家庭,但爸爸从来不曾失责,同时承担父亲与母亲的责任,从她出生直到父亲。。。死前,他仍任劳任怨地为她打点着一切。父亲的死让晓媛备受打击,失去了最重要的精神支柱的那一刻,却还要承受男友的背叛,一气之下,决定自寻短见,去追随父亲。

        “快进去,回家去吧。”女子露出罕有的不舍的眼神看着晓媛说。看着女子忧伤的眼神,晓媛莫名觉得难受和愧疚,但还是听她的话,迈开脚步走到大楼里。忽然想起什么,晓媛猛然回头,大声地向女子喊着:“谢谢你送我回来,但请问你是谁?你为什么帮我?”女子的身影逐渐模糊,向晓媛轻轻地挥了挥手说:“这是一位母亲对女儿做出的补偿。”接着便消失不见。一串串滚烫的泪水从晓媛的脸上滑过,心脏在隐隐作痛,她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像被东西啃住一样说不出声,只能无声地,张口一遍遍的喊着:“妈妈!妈妈!”

        A城一座高楼,5-04号的门外此时围着许多人,其中包括消防员。消防员努力将门锁撬开后破门而入,将一位企图烧炭自杀,幸及被隔壁邻居发现的25岁女子救出屋外,并送到了医院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