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料库 马鸣菩萨文学奖作品集 2015年公开小说佳作 —— 冯绥莹《人间芬陀利》

2015年公开小说佳作 —— 冯绥莹《人间芬陀利》

Written by  冯绥莹

      《人间芬陀利》

        花圃内各种彩蝶翩然起舞,忙了一个上午,站在花圃中稍稍纳凉的她即欢喜又有点担忧。毛虫和蝴蝶外形差别之大,成虫前成虫后的作用差别也天壤之别。最近连续几天她都拿着镊子翻开叶背查看了又查看,人与虫之间的捉迷藏实人间芬陀利

        花圃内各种彩蝶翩然起舞,忙了一个上午,站在花圃中稍稍纳凉的她即欢喜又有点担忧。毛虫和蝴蝶外形差别之大,成虫前成虫后的作用差别也天壤之别。最近连续几天她都拿着镊子翻开叶背查看了又查看,人与虫之间的捉迷藏实在是一点儿也不省力。叶子上破开一个又一个洞,她哭笑不得,这些花养得这么辛苦,挂着破洞的叶子是铁定销不出去的了。“唵仆刊姆!唵仆刊姆!唵仆刊姆!”她嘴里念诵这句皈依咒,希望蝴蝶们早日皈依三宝,不再生生世世滞留于虫身之中。轻轻用镊子把惨不忍睹的叶子夹好,自叶柄基部剪下破叶,连着躲在叶背上的青毛虫,她将叶子斜靠着红叶石楠的枝桠放好,让毛虫爬到树里去大嚼。后院里这一棵红叶石楠,已经长得又大又壮,也不晓得喂养了多少毛虫长大成蝶……。当初种这一棵树,真没想到是为了养这些毛虫。

        “毛虫毛虫,我们来沟通一下,将来长大,就把宝宝留在这棵树上,外面的花花草草,留着让我讨生活好吧?现在就安心住在这树里面,没人赶你走了。”也不晓得毛虫听懂了没有,一个劲儿地只顾嚼树叶。可怜那十多盆的石竹花,斑斑驳驳地,下一轮的花季又得押后好些时候了……还是看看还有多少盆可以卖出去为妙。她这个代班的花农看起来不是太专业……。“你常跟着我在这里混一整天,交给你打理没问题的。”阿姨远行好些时候了,就这么放心地把花圃交到她手里去暂时打理,真让她想不透。幸好还有一位经验老道的宽叔帮忙招呼人客,这个假期她专心看顾花花草草就是,反正平时她也喜欢养一些花草在家,周末更爱往这里窜。

        这一季来了一批玫瑰海棠,开得红红艳艳的,很是讨喜,就怕气候炎热,照顾不周,花蔫了卖不出去,上一次好些非洲堇差一点就受不了这酷热的气候。大岩桐倒是比较能撑,虽然遇上大热天花朵会焦边,至少不会整株枯死,留着球根还是会冒芽。这一些比较娇气的花,控水还真不容易,她还是留意着好些,幸好装了个自动喷雾器,空气湿度控制得比较好,花儿们看起来挺神采飞扬的。这个遮荫区最让她提心吊胆的莫过于这些开花植物了,后面的观叶植物比较好商量,不晒伤一切好说话,叶面绿油油的,尤其翠绿的弹簧草最可爱,头上顶着圆帽叶叫好多人爱不释手。检视完遮荫区内的植物,她踱到外头去,想看看宽叔在忙些什么。

        中午阳光正烈,最近天气越来越热,再耐热的植物也开始把叶子卷了起来。今天不是周末,这个时候的人客通常不太多,今天似乎来了一位不常见的小人客,张着大眼东张西望,眼前的繁花捉住了他的眼球,他专注的模样很是可爱。不晓得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放心让他自己一个人逛花圃。小男孩先是蹲在地上看长春花,然后抬起头来欣赏争奇斗艳的彩星矮牵牛,一片开满花的五彩石竹和虎刺梅很快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夏日炎炎,他一头蓬松的黑发在阳光下透着闪亮的金棕色。他走到水缸前,莲花在烈日下柔和地舒开了粉白的花瓣,一片片立叶迎风摇曳,翠绿色的叶脉从心型的白点辐射状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绿浪。也许是因为莲花柔和与独特的气质,小男孩站在它面前欣赏了好久。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他终于走进遮荫区,见经书结缘处种了一些迷你睡莲,小男孩似乎很惊喜,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睡莲。见他怡然自得,宽叔笑眯眯地径自忙着修剪花叶去了。难得来了这么一位小客人,她不愿打扰他赏花的兴致,就绕到柜台处去给成排的金边长春藤和网纹叶坐盆,一边留意他的动向,希望他的家长能早些找到他。小男孩后来干脆坐在结缘架前,选了一本地藏经画本来看,专心的模样看起来还真庄严。

        这一个难得的画面真是赏心悦目,小男孩小小的身子盘坐在藤椅上,手中端着一本书专心致志地阅读,眼镜透着阳光,喷雾袅袅洒下一股清新凉意,一圈圈的玻璃缸,躺着娇小的迷你睡莲,朵朵蘸着阳光的金边,弥漫着夏季和煦的气息。平日小孩们来这儿总免不了嬉闹追逐,少有静坐的孩子会自个儿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看书。要是阿姨看见了这幅景象,一定会开心地合掌直念佛号。当初花圃经营开始上道之后,阿姨亲自设计了这个雅致的结缘处,各种佛经整齐地排在架上,种上温婉的迷你睡莲,还播放了柔和的佛号。“我们听着长养悲心,植物听着长养欢心,花圃一定会祥和漂亮。”阿姨希望多让爱花人与佛法结缘,所以常把卖花的盈利印成各种经书放在结缘经架上,让来买花的人有个地方休息,广结善缘。她有空还会折些彩色小莲花摆在架上结缘,来看花的人客很容易就变成了熟客。这位小菩萨,是佛门有缘人呵。柔和的佛号声声入耳,这个中午忽然变得不再闷热难受,她喜滋滋地把最后一个刚坐好盆的网纹叶摆在展示架上。

        今天十斋日,她把早上准备好的斋饭端出来放在桌子上,招呼宽叔一起来用斋。宽叔笑嘻嘻地洗好手之后一起坐下来,合掌轻念:“供养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圆满报身卢舍那佛、千百亿化身释迦牟尼佛、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当来下生米勒尊佛、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大行普贤菩萨、大悲观世音菩萨、大愿地藏王菩萨、诸尊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蜜。三德六味供佛及僧,法界有情普同供养,若饭食时,当愿众生禅悦为食,法喜充满。”

        小男孩转过头来看着宽叔,圆圆的大眼,满是好奇。她向小男孩招招手:“肚子饿了吗?想不想吃饭?”小男孩应该是饿了,点了点头,把地藏经画本排回经架上走了过来。“姐姐、叔叔,我真的可以吃?我好饿噢……。”

        宽叔把汤匙递给小男孩,她把斋饭分了一半放在碗里:“饿了就快吃。”小男孩很是开心,歪着脑袋问宽叔:“叔叔,你刚才念的,我也想念,可是我记不住,你再教教我可以吗?”看着已经合掌准备好的小男孩,宽叔和蔼地说:“噢,好的,我们再念一次……”。

        这一顿斋饭小男孩吃得滋滋有味,他不多话,也吃得不多,有礼得体地有些出人意表,连汤匙与碗的碰撞声也没发出。结斋的时候还和大家一起认真地念诵结斋偈。原来他也常和父母一起持午,真是难得。

        “叔叔、姐姐,谢谢你们,我要回家了。”

        “你怎么回啊?”她担心小小个子的他会迷路。

        “我家就在附近,走路就到了。再见噢!”

        “我送你回吧,一个小孩子不怕危险吗?”宽叔还是放心不下,坚持送他回家。小男孩怪不好意思地,让宽叔护送他回去。

        她收拾好碗筷,然后继续宽叔未完成的工作,给矮牵牛修剪,让盆栽看起来整齐醒目,也让植株有更通风的生长空间。有些老叶开始发黄,有的花开始凋谢,有的枝条很壮硕了,剪下来扦插又延续了母株的使命……生住异灭,一株又一株的花儿开出了绚丽的生命,枯黄的命运却紧跟在叶脉的末端。

        “小姐,这花可以晒吗?”一位太太指了指挂在高架上的矮牵牛。

        “这个矮牵牛品种可以,可是太晒对植物的生长不是太好,最好不要暴晒。”

        “要常浇水吗?”

        “最近天气热,早上和傍晚各浇一次。若是土不太干,一天一次也可以。”

        这位太太来买花是第二次了,上回买了好多夏堇和金花玉叶。她把选好的矮牵牛提到柜台去,又继续挑盆栽去了。傍晚时分,人客渐渐多了起来,幸好宽叔回来了,不然人客一多,她还真会忙不过来。今天算是挺多人的,好多植物都还来不及浇第二次水呢。宽叔把黑色遮荫网拉上打烊,浇了水才回家去。

        她到花圃内阿姨的小屋里去休息,这一个月,阿姨让她住在小屋里免去来来回回的路程。一个人到这里生活,阿姨一直很照顾她。她养的好些花都是阿姨送的,后来干脆养在阿姨的小屋里不带走了,反正她也经常过来小住。她最近尝试用叶插的方式繁殖大岩桐,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那几片叶子似乎还没有任何动静。随缘吧,这些叶子是在整理花架时弄伤叶柄而脱离母株的,丢了实在可惜,虽然这里的气候炎热,叶插繁殖若是成功,也许还能有几棵美丽的大岩桐,目前叶子没有枯萎也还不算失败。她摘了一些万寿菊供佛,梳洗好后开始做晚课。

        小屋内有一个念佛的房间,她常和阿姨在这里做晚课。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往生之后,她才真正体会到死亡是一件离每个人都很靠近的事。蒙阿姨照顾的这些日子,她才理解觉悟是一件如此重要的事,亲眼目睹抱病往生的母亲离开人世,无常给她带来的震憾让佛法的甘露更快地注入了她内心深处。失散多年的弟弟啊,身上是否还带着妈妈给他们姐弟俩系的如意结,当年父亲强行把一岁大的弟弟卖给有钱人家,母亲抵死不从,争执中被父亲甩开而摔伤了腿,混乱当儿只来得及把如意结塞入襁褓内。这一切,都是业力在牵引,生死大轮的转动,也都是业力所致。她深深忏悔,为往昔累劫早已造下的恶业忏悔,希望声声佛号能洗涤她内心一切尘垢,愿她的父亲也能遇见善知识早日回头,愿她的弟弟也能在这一生中听闻佛法而得度,愿她能放下心中一切的杂念,让声声佛号把真心唤醒……轻掐着佛珠,她念诵赞佛偈,让身心都归到念佛的专注中。每一个夜晚,当佛号灌满她的心,她才能驱走梦里对母亲无止尽的思念。这一夜,也不例外。

        而当每个早晨第一道曙光划破夜空,朦胧中她仍会在记挂母亲和持诵佛号的拉扯中转醒。这一个早晨的意识似乎比较清灵,第一个念头在佛号中开始。她赶紧接着这个意念把佛号念下去,稍不留神,那种种的恶梦就会窜入她还未转醒的意识内。用忆念佛号的方式强化她内心的意志力逐渐产生效果,比起母亲刚往生的那一段日子,她现在情绪总算稳定多了,阿姨教她的这个方法很管用。双手合十,她睁开眼睛开始了崭新的一天。

        梳洗完毕,礼佛上香,早课做好,她精神奕奕地又来到了花圃。清晨的植物特别翠绿饱满,花圃边的结缘处低低地传来念佛机轮播不断的念佛声,每天早上这个时候听见如此祥和的音频,她都会想像极乐世界里的微风如何让宝树枝叶播扬无量妙法音声,然后一边默念佛号,一边检查枝条扦插的幼苗长势,再拿起浇花壶给植物浇水。“开神悦体,净若无形,微澜徐回,波扬无量微妙音声……”这一句经文总是不自觉地在她浇水的时候窜入她的思维,愿壶里的清水也能像七宝池中的八功德水一般让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得到佛法甘露的真实利益。

        今晨阳光特别明媚,宽叔也似乎特别开朗,他一边修剪盆栽,一边跟着念佛机哼着佛号。好多株蓝雪花已经冒出了许多花苞,这些含苞待放的植株可以移到展示区出售了。她挑了十棵蓝雪花移到阳光充足的展示架上。昨天卖得最多的是长春花和夏堇,彩星矮牵牛也只剩下两盆挂在棚架上。这几种花也是花圃后院培植得最多的花种,炎热气候之下还能开出这样漂亮的花,其生命力很容易就让看见它们的人被染上一种愉快的情绪。宽叔原来也来了,在花圃后院挑选可以出售的盆栽了。

        “你最近是不是又换了什么肥料?”

        她微笑着摇摇头:“还是用阿姨弄的环保酵素啊,按照你们上次说的稀释1000 倍就浇了。”

        “这些长春花怎么长得这么好?比上个月卖出去的长得还茂盛。”

        “大概听宽叔你一个早上念佛念得起劲所以越长越壮!”

        宽叔大笑起来:“有道理!那以后咱们要再起劲一点,功夫到家就甭卖花了。”

        “告诉阿姨一起念更有劲儿!”

        “好呗!今天还得送盆栽到后街的大户去,回来修剪花草的时候再念。”

        她笑着点点头:“十盆玉叶金花、八盆白掌、二十盆竹叶兰,已经摆在门口,宽叔可以把货车开过来了。”

        今天这个大户大概是刚入伙,之前还告诉阿姨想订购大量的草种,阿姨没做草种和草坪生意,介绍了一位专卖草皮的朋友给他们。宽叔把车开到门前了,她和宽叔合力把植物都安置到货车里之后,就锁上门送货去了。

        没一会儿,宽叔就按照地址找到了这户订花的人家,原来是昨天那位小男孩的家,房子还真不是普通的大。他们下车去按了按门铃,一位家丁出来应门。一听是送盆栽过来,就笑着把铁花大门给拉开了,接着还走出了两位家丁一起帮宽叔把盆栽送到大屋内。白掌的栽种介质是较轻便的水苔,用手指夹着盆缘的包装袋可以一次提四盆,宽叔交了四盆白掌示意她拿这些进屋里就好,他会和家丁把其它的盆栽搬进去。

        她跟着管家把盆栽带到庭院,管家笑着告诉她先把盆栽集中放在这里就好,过后他们会按照主人的意思把盆栽摆放妥当。管家还请她先坐在亭子里,一位家丁端了两杯茶出来。

        “姐姐!是你噢!”

        她转身一望,原来是昨天赏花后一起用斋的小男孩。她朝小男孩招了招手:“是的,我们又见面了!”

        “小文在哪里见过这位姐姐啊?”

        “妈,昨天我去看花,后来这位姐姐还请我吃斋饭呢!”

        元太太和蔼地向她伸出手:“温小姐,原来昨天请小文吃斋饭的就是你,这小家伙昨天特别皮,平时不爱出门,昨天趁我和家丁整理庭院的时候溜了出去,幸好遇见你和宽叔。谢谢你们了!”

        “他一点都不皮,在我那里看了地藏经画本一个上午,真有佛缘!”宽叔边说边把手上的两盆竹叶兰放下。

        “宽叔你这话说得太客气了,打扰你们一个上午真不好意思。先坐下歇着吧,这凉茶能消暑。”

        “妈,以后我能再到宽叔叔哪里去坐坐吗?那里好美丽噢!有好多好多莲花!”小文一边问一边拉着元太太的手,一双大大的眼睛填满了期待。

        “有空过来吧,花圃里有的是地方,元太太放心好了。”

        “这怎么行,会打扰你们工作的。”

        “没关系,有空可以过来。”

        “妈……答应我嘛。”小文又拉了元太太的手一下。

        “好吧好吧,但是一定得先让我知道才可以过去。”

        “妈,我不会再像昨天那样了。等一下我和这位姐姐过去玩一下好吗?”

        元太太看了她一眼,见她微笑点头,才答应了小文:“不能去太久噢!”

        “我再带他回来吧,放心好了,”宽叔呵呵笑道。

        “麻烦你了。”

        “一会儿又可以去看莲花了!”小文高兴地嚷了起来。

        “温小姐,这是太太买盆栽的费用,”管家把钱递给她。

        “怎么多了一百元?”她把钞票塞到管家手中。

        “温小姐,小文昨天打扰你们一个上午了,吃饭也得花钱的,”元太太打了个眼色示意管家把钱交给她。

        “元太太,那以后我可不敢再让小文过来了,结缘处就是让大家来坐坐的,那是我阿姨的心意,您不必如此客气。”她说什么就是不愿收下那笔钱。

        “唉,既然温小姐这么说,那就算了,以后有空我得到你们那儿去多挑些盆栽,你们花圃种出来的花就是不一样。”

        “那就说定了,元太太有空再过来,我们给你留了一些心愿叶和花叶薄荷,噢,还有斑叶豆瓣绿,这三种观叶盆栽非常难得,合着虎尾兰放在家可以净化空气。”原来宽叔早已经给元太太留了些盆栽,难怪花圃里的熟客越来越多,宽叔还真了解他们的须要。

        “太好了,院子里的小池还想种些莲花,一会儿小文你去挑吧,告诉宽叔叔,下次一起带回家种。”

        “妈,我昨天看见白莲花,好好看!”小文兴奋地说着。

        “元太太有空过来坐坐,今天让小文先挑白莲花,”她站起身向元太太先告辞。

        小文看着元太太:“妈,我会在傍晚前回来!”

        “去吧,不要打扰宽叔叔和温姐姐工作。”元太太宠溺地摸了摸小文的头。小文高兴地牵着宽叔和她的手向元太太挥别。

        她心里忽然生起一股暖流,小文小小的手掌充满着信任的力度。宽叔像牵着自己的孙一样开心。这一路回花圃的路程不算长,却是那样愉快。一下车,小文就奔到白莲花前欣赏含苞待放的莲花。阳光下的小文和白莲花一样纯净,不愿惊扰小文,她和宽叔先把展示架上的植物整理好。明天是周末,会比较多人客,他们得先把花圃内开始冒花苞的植株整理好。

        小文欣赏莲花后,又窝在结缘处的藤椅上继续看地藏经画本。宽叔则继续他的佛号哼唱了,这个有小文的花圃好像令宽叔特别愉快,夕阳也好像来的特别早,温暖地照入结缘处和宽叔的身影。她微笑着开始检查盆栽,给它们摘除枯枝和开始发黄的老叶。

        “姐姐,我想去洗手间。”

        “来,我带你去,”放下手中的桔梗,她领小文到洗手间去。

        “小文有事可以叫姐姐,我就在外头不远处。”

        “好的,谢谢姐姐。”

        她到柜台边的花架检视网纹叶的情况,这里最靠近洗手间。网纹叶近来很受欢迎,植株矮小紧凑,叶色多样,红色的小火焰与白雪安妮搭配在一起煞是好看,小小一个2 号盆就已经可以让一个办工桌充满绿意。黑珍珠也很漂亮,圆润小巧的叶型很讨喜,用手轻轻触碰,它还会微微弹跳起来,所以也有人叫它弹簧草。她挑了一盆,打算送给小文。

        “姐姐,你洗手间内挂的帘子好漂亮,有好多这个结!”

        她给挑好的黑珍珠喷洒了一些稀释后的酵素,笑着转过头问:“什么‘结’呀?”

        小文正从他装水壶的背包里拿出他说的“结”,她差一点就要说不出话来。那个结,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姐姐,你说这个和洗手间内的像不像?”

        “有一点不一样,你的结,有一个小记号。”她瞬间回过神来,微笑着回话。

        “你怎么这么快就看到?”

        “因为你的结好特别,姐姐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如意结。”

        “妈妈说,我一出世,她的好朋友就送给我,希望我平安如意!”

        听见小文这么一说,她心里一紧,母亲确是那样说的,没想到元太太没有对小文隐瞒母亲对他的祝福。

        “你得好好收着,不要弄丢噢!”宽叔适时搭话,让她有了些整理情绪的时间。

        “小文,你看这盆弹簧草可爱不可爱?”她把弹簧草递给小文,如意结的事,暂时先搁着吧,有些事,时间会给它一个圆满的结果。

        小文看见圆圆亮亮的弹簧草,好奇地用手指碰了碰,见弹簧草微微弹动着,小文笑咪了眼睛:“真的像弹簧哦!”

        “弹簧草很容易照顾,放在窗边也能长得很好,两三天给它浇一些水就会像弹簧一样蹦蹦跳跳了。”

        “姐姐,你对我好好哦。一会儿教我种莲花可以吗?”

        “现在先去看看,选一两盆回家也可以。”

        “我想先看完地藏经画本,我还没看完光目女的故事,有空姐姐教我念可以吗?妈妈最近没空教我。”

        “好的,你先去看,姐姐一会儿教你念。”

        小文捧着弹簧草,小心地摆在藤桌上,然后坐在靠近睡莲边的藤椅上继续看画本。她远远地看着专心看画本的小文,心里无限感慨。有缘的亲人终究还是见面了,佛菩萨听见了她的祈祷,让小文遇上了一户学佛人家。

        这个夜晚,她在佛像前长跪,那久久无法平复的喜悦渐渐回归到致心一处的平静当中。佛像慈悲的音容暖暖地灌注了她长久以来不安的心。窗前那盆石竹科康乃馨在莲花灯的照耀下显得特别有生气。距离隔日黎明,夜晚似乎已不再漫长。

        小文背诵经文的速度很惊人。元太太之前已经教他念诵第二品,这一个星期天天缠着她学念,一下子又背会了第四品。宽叔一边给花圃内的植物施肥,一边笑嘻嘻地看着小文煞有其事地摇头摆脑,一副小书生的模样让他乐不可支。有时她忙着修剪盆栽,小文也会帮她留意小昆虫,看见小昆虫的踪影就帮她用小纸片诱导小虫爬到小盒内再放生到后院的红叶石楠树下,还学她念念有词,给小昆虫们做三皈依。她倒也欢喜,多了个小帮手。

        “小文,吃中饭了。”

        “妈,你终于来了!”

        元太太提了个大竹篮,饭香从篮子里溢出来,小文开心地迎上前去。她和宽叔忙放下手上的剪子,招呼他们到结缘处坐下。

        “最近小文常来这里,打扰你们了。今天终于忙完了搬家的事,给大伙儿准备了一些素菜,你们歇着的时候也吃吧。”

        “元太太您太客气了,小文帮了咱们不少忙,还劳烦您准备中饭,真不好意思!”

        “宽叔你带小文回来的那一天我早就要答谢你了,不要客气。”

        “元太太您四处看看,有什么想要的您尽量开口,都给您打折。”宽叔领着元太太四处参观,小文跟在身边把宽叔要介绍的都抢先一步说光了,逗得大伙合不拢嘴。她跟在最后头,温馨的气氛让她内心暖乎乎的。见他们走远了,她悄悄走回育苗房检视小苗的生长情况。

        长春花生长得挺好,波斯菊已经开始冒出小小的花芽,比较令她担心的是天竺葵。这个品种是阿姨今年想尝试种的新花种,她订来了一批种子,想试种这里尚未热起来的天竺葵。播种以来,这三十株花苗已经正常生长第二十六天,花苗看起来很健康,也挺适应这里的环境,若是正常生长,不久就会冒花芽了。

        “温小姐,原来你在这里,”不知道元太太什么时候走进了育苗房。她微笑着放下手中的天竺葵。

        “噢,想看看花苗的情况,若是生长良好,这将会是一批很漂亮的室内花卉。到时候给元太太送一棵。”

        “好的,你们这里经营得真不容易,花费了不少心思。”

        “是阿姨的用心,她一直很爱种花,认为养花能养心。”

        “真不错,这个星期小文特别开心,想来也许是在花圃里沾染了你们这儿的温和气息,那天听他说你和他一起读经,我很意外。谢谢你和宽叔让他学了这么多,下个星期他就要开始上学了。”

        “小文学习很快,您应该挺放心的。”

        “也没什么,给他报读家庭学校,远离填鸭式的学习制度,希望他在成长路上多学些道理,长智慧才是正事。不过,学校比较远,恐怕以后几个月才回来这里一次……明天下午我们就要回城里去准备了,平日小文上学,我们就住在城里,有空才回来这儿。”

        “元太太,小文能遇上您真是好福气,你们一家学佛学得真和乐,宽叔老赞小文乖巧懂事。”

        “温小姐,”元太太忽然握着她的手,欲言又止。

        “元太太,您请直说。”

        元太太吸了一口气:“小文这孩子,是他爸为了帮助一个朋友收养的。”

        她不答腔,心里一紧,元太太该不会是猜出了他们的关系心里不踏实吧。

        “我嫁给小文他爸的时候,小文才三岁。这孩子与我挺投缘,懂事不闹意见,他爸视他如己出,对他疼爱有加,也因为受他影响茹素了。小文年幼时看见桌上的鱼和肉就直掉眼泪,后来等他稍微长大了再问他为什么不吃,他就说鱼和肉也有爸爸妈妈。”

        “温小姐,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说这些。”

        她微笑:“没关系,小文的事我听着挺有趣的。”

        元太太顿了一下,吸了口气:“小文前些天告诉我如意结的事了。”

        她屏着气,视线集中在脆弱的天竺葵花苗上,刚冒出来的叶芽似乎被一颗沉重的水珠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有些事,该来的终究会来,她暗自吸了一口气。

        “我不会刻意改变一些什么,小文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这些年来他从未对外人表现得如此亲近。我想也许这就是血浓于水最好的印证。”

        “元太太,您不必担心,我会尊重您一切的决定。”

        元太太温和地接下去:“温小姐,有一天他应该要知道自己的过去,没想到缘分的牵引让小文自己找到了你。过去我和他爸也一直在想该如何找到你们,所以如意结一直让他带在身边。

        我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相认,但目前……他年纪尚小,似乎还不是时候,那一天到了,我相信佛菩萨自自然然会安排一个巧妙的机缘。”

        她眼眶红了起来:“元太太,难得您们这么明白事理。我从未奢望会有这么样的一天,只希望大家能和和乐乐的,已经很满足。”

        “我们会照顾小文,也很高兴他和你们相处得那么融洽。他的教育我们已经安排妥当,将来要是你有须要帮助的,请找我们商量。”元太太握着她的手又加重了几分不容分说的力度。“元太太,谢谢您们这么周到。”

        “有些事,小文他爸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小文的亲生父亲当年把他抱来咱家原来没有得到你母亲的同意是他不知道的事,以为这事儿他们夫妻俩已经商量好,没想到你母亲往生之后,他从你爸自责的口吻才知道他隐瞒了这件事。”

        “元太太,事情过去了,我也只希望爸也过得安好,他出走已经好多年,没有再回来。”

        “小文自己找到你们,也是缘哪。”元太太语重心长地说出了内心话。

        阳光照进育苗房,喷雾器洒下的水珠显得如此晶莹剔透,花苗蘸着水珠的莹光,忽然又显得格外生机勃勃。她的家,已经不算是家,却在种种的机缘之下有了重整的可能。缘聚缘散,相认不相认其实不太重要,如此遇上小文,能相处这么些日子已经难能可贵,元太太的明白事理让她十分感恩。

        “姐姐,这些叶子好美噢!”

        小文打开了育苗房的门,把头探了进来。

        “那些水珠沾在叶子上,好像极乐世界里的琥珀树叶那样发亮噢!”

        “你怎么知道琥珀树叶长什么模样?”元太太失笑道。

        “姐姐那天开一个阿弥陀经的故事,动画片里有好多宝树,就是这样亮晶晶的呀!”小文十分认真地解释着。

        “小文,妈妈又选了一些莲花,改天种在家里,你要好好照顾噢!”她指了指育苗房外一株刚盛开的白莲。

        “我会的,希望莲花会长得又大又漂亮!”

        “你今天很累了吧,一会儿和妈妈回家休息去吧。”她看见小文有些疲倦了。

        小文转过身拉着元太太的手:“妈妈,我们明天就去城里,不知道几时再回来了吗?”一双大眼略显疲态地眨呀眨地。

        “会回来的,不过没有这么快。”元太太摸了摸小文的额头,拭去刚沁出来的小汗珠。

        “我要等很久才能过来这里玩了对吗?”小文有些失望的样子。

        “你上学后比较空闲的周末我们再回来好吗?”元太太不忍见他失望的表情。

        “嗯,我要和姐姐一起读经,这几天姐姐读给我听,我还没读完呢!”小文挠了挠后脑勺。

        “姐姐把画本送给你好了,再送你一张读经光碟,小文有空可以自己开来听,一定很快学会的。”她早已经把光碟和画本准备好。

        “谢谢姐姐!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你可以解释给我听吗?”小文脸上开始凝结了不舍的情绪。

        “你来的时候,姐姐给你准备饭菜,记得带爸爸妈妈一起来吃饭。”她握起小文的手,郑重地答应他。

        “姐姐,不可以讲骗话噢!”小文握紧了她的手。

        “不骗你,姐姐受了戒不打妄语。”

        “小文,司机在外头等着了,”元太太温和地牵起小文的手。

        “元太太,谢谢你!”除了这句话,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如何表达她内心的感激。

        “缘分的事情很微妙,万事变迁一念间,我没有刻意做些什么,只是随顺一切境缘,”元太太带着小文,微笑着走出了育苗房。

        大陶缸内的莲花依旧迎风轻轻摇曳,冥冥中把小文带来了花圃,今天又给小文送别,那摇曳的姿态有说不尽的婉约。她把莲花的藕根裹好,交到元太太的手上:“元太太,感激的话我不会说……但愿白莲开满您家的庭院,荷叶田田,莲香四布。”

        元太太郑重地收下了藕根,小文挥手向她道别。夕阳余辉柔和地照向元太太和小文,他们的影子映在花圃边朵朵的白莲中……柔光顺着他们回家的方向,缓缓撒开了莲花的芬芳。

        在是一点儿也不省力。叶子上破开一个又一个洞,她哭笑不得,这些花养得这么辛苦,挂着破洞的叶子是铁定销不出去的了。“唵仆刊姆!唵仆刊姆!唵仆刊姆!”她嘴里念诵这句皈依咒,希望蝴蝶们早日皈依三宝,不再生生世世滞留于虫身之中。轻轻用镊子把惨不忍睹的叶子夹好,自叶柄基部剪下破叶,连着躲在叶背上的青毛虫,她将叶子斜靠着红叶石楠的枝桠放好,让毛虫爬到树里去大嚼。后院里这一棵红叶石楠,已经长得又大又壮,也不晓得喂养了多少毛虫长大成蝶……。当初种这一棵树,真没想到是为了养这些毛虫。

        “毛虫毛虫,我们来沟通一下,将来长大,就把宝宝留在这棵树上,外面的花花草草,留着让我讨生活好吧?现在就安心住在这树里面,没人赶你走了。”也不晓得毛虫听懂了没有,一个劲儿地只顾嚼树叶。可怜那十多盆的石竹花,斑斑驳驳地,下一轮的花季又得押后好些时候了……还是看看还有多少盆可以卖出去为妙。她这个代班的花农看起来不是太专业……。“你常跟着我在这里混一整天,交给你打理没问题的。”阿姨远行好些时候了,就这么放心地把花圃交到她手里去暂时打理,真让她想不透。幸好还有一位经验老道的宽叔帮忙招呼人客,这个假期她专心看顾花花草草就是,反正平时她也喜欢养一些花草在家,周末更爱往这里窜。

        这一季来了一批玫瑰海棠,开得红红艳艳的,很是讨喜,就怕气候炎热,照顾不周,花蔫了卖不出去,上一次好些非洲堇差一点就受不了这酷热的气候。大岩桐倒是比较能撑,虽然遇上大热天花朵会焦边,至少不会整株枯死,留着球根还是会冒芽。这一些比较娇气的花,控水还真不容易,她还是留意着好些,幸好装了个自动喷雾器,空气湿度控制得比较好,花儿们看起来挺神采飞扬的。这个遮荫区最让她提心吊胆的莫过于这些开花植物了,后面的观叶植物比较好商量,不晒伤一切好说话,叶面绿油油的,尤其翠绿的弹簧草最可爱,头上顶着圆帽叶叫好多人爱不释手。检视完遮荫区内的植物,她踱到外头去,想看看宽叔在忙些什么。

        中午阳光正烈,最近天气越来越热,再耐热的植物也开始把叶子卷了起来。今天不是周末,这个时候的人客通常不太多,今天似乎来了一位不常见的小人客,张着大眼东张西望,眼前的繁花捉住了他的眼球,他专注的模样很是可爱。不晓得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放心让他自己一个人逛花圃。小男孩先是蹲在地上看长春花,然后抬起头来欣赏争奇斗艳的彩星矮牵牛,一片开满花的五彩石竹和虎刺梅很快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夏日炎炎,他一头蓬松的黑发在阳光下透着闪亮的金棕色。他走到水缸前,莲花在烈日下柔和地舒开了粉白的花瓣,一片片立叶迎风摇曳,翠绿色的叶脉从心型的白点辐射状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绿浪。也许是因为莲花柔和与独特的气质,小男孩站在它面前欣赏了好久。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他终于走进遮荫区,见经书结缘处种了一些迷你睡莲,小男孩似乎很惊喜,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睡莲。见他怡然自得,宽叔笑眯眯地径自忙着修剪花叶去了。难得来了这么一位小客人,她不愿打扰他赏花的兴致,就绕到柜台处去给成排的金边长春藤和网纹叶坐盆,一边留意他的动向,希望他的家长能早些找到他。小男孩后来干脆坐在结缘架前,选了一本地藏经画本来看,专心的模样看起来还真庄严。

        这一个难得的画面真是赏心悦目,小男孩小小的身子盘坐在藤椅上,手中端着一本书专心致志地阅读,眼镜透着阳光,喷雾袅袅洒下一股清新凉意,一圈圈的玻璃缸,躺着娇小的迷你睡莲,朵朵蘸着阳光的金边,弥漫着夏季和煦的气息。平日小孩们来这儿总免不了嬉闹追逐,少有静坐的孩子会自个儿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看书。要是阿姨看见了这幅景象,一定会开心地合掌直念佛号。当初花圃经营开始上道之后,阿姨亲自设计了这个雅致的结缘处,各种佛经整齐地排在架上,种上温婉的迷你睡莲,还播放了柔和的佛号。“我们听着长养悲心,植物听着长养欢心,花圃一定会祥和漂亮。”阿姨希望多让爱花人与佛法结缘,所以常把卖花的盈利印成各种经书放在结缘经架上,让来买花的人有个地方休息,广结善缘。她有空还会折些彩色小莲花摆在架上结缘,来看花的人客很容易就变成了熟客。这位小菩萨,是佛门有缘人呵。柔和的佛号声声入耳,这个中午忽然变得不再闷热难受,她喜滋滋地把最后一个刚坐好盆的网纹叶摆在展示架上。

        今天十斋日,她把早上准备好的斋饭端出来放在桌子上,招呼宽叔一起来用斋。宽叔笑嘻嘻地洗好手之后一起坐下来,合掌轻念:“供养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圆满报身卢舍那佛、千百亿化身释迦牟尼佛、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当来下生米勒尊佛、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大行普贤菩萨、大悲观世音菩萨、大愿地藏王菩萨、诸尊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蜜。三德六味供佛及僧,法界有情普同供养,若饭食时,当愿众生禅悦为食,法喜充满。”

        小男孩转过头来看着宽叔,圆圆的大眼,满是好奇。她向小男孩招招手:“肚子饿了吗?想不想吃饭?”小男孩应该是饿了,点了点头,把地藏经画本排回经架上走了过来。“姐姐、叔叔,我真的可以吃?我好饿噢……。”

        宽叔把汤匙递给小男孩,她把斋饭分了一半放在碗里:“饿了就快吃。”小男孩很是开心,歪着脑袋问宽叔:“叔叔,你刚才念的,我也想念,可是我记不住,你再教教我可以吗?”看着已经合掌准备好的小男孩,宽叔和蔼地说:“噢,好的,我们再念一次……”。

        这一顿斋饭小男孩吃得滋滋有味,他不多话,也吃得不多,有礼得体地有些出人意表,连汤匙与碗的碰撞声也没发出。结斋的时候还和大家一起认真地念诵结斋偈。原来他也常和父母一起持午,真是难得。

        “叔叔、姐姐,谢谢你们,我要回家了。”

        “你怎么回啊?”她担心小小个子的他会迷路。

        “我家就在附近,走路就到了。再见噢!”

        “我送你回吧,一个小孩子不怕危险吗?”宽叔还是放心不下,坚持送他回家。小男孩怪不好意思地,让宽叔护送他回去。

        她收拾好碗筷,然后继续宽叔未完成的工作,给矮牵牛修剪,让盆栽看起来整齐醒目,也让植株有更通风的生长空间。有些老叶开始发黄,有的花开始凋谢,有的枝条很壮硕了,剪下来扦插又延续了母株的使命……生住异灭,一株又一株的花儿开出了绚丽的生命,枯黄的命运却紧跟在叶脉的末端。

        “小姐,这花可以晒吗?”一位太太指了指挂在高架上的矮牵牛。

        “这个矮牵牛品种可以,可是太晒对植物的生长不是太好,最好不要暴晒。”

        “要常浇水吗?”

        “最近天气热,早上和傍晚各浇一次。若是土不太干,一天一次也可以。”

        这位太太来买花是第二次了,上回买了好多夏堇和金花玉叶。她把选好的矮牵牛提到柜台去,又继续挑盆栽去了。傍晚时分,人客渐渐多了起来,幸好宽叔回来了,不然人客一多,她还真会忙不过来。今天算是挺多人的,好多植物都还来不及浇第二次水呢。宽叔把黑色遮荫网拉上打烊,浇了水才回家去。

        她到花圃内阿姨的小屋里去休息,这一个月,阿姨让她住在小屋里免去来来回回的路程。一个人到这里生活,阿姨一直很照顾她。她养的好些花都是阿姨送的,后来干脆养在阿姨的小屋里不带走了,反正她也经常过来小住。她最近尝试用叶插的方式繁殖大岩桐,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那几片叶子似乎还没有任何动静。随缘吧,这些叶子是在整理花架时弄伤叶柄而脱离母株的,丢了实在可惜,虽然这里的气候炎热,叶插繁殖若是成功,也许还能有几棵美丽的大岩桐,目前叶子没有枯萎也还不算失败。她摘了一些万寿菊供佛,梳洗好后开始做晚课。

        小屋内有一个念佛的房间,她常和阿姨在这里做晚课。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往生之后,她才真正体会到死亡是一件离每个人都很靠近的事。蒙阿姨照顾的这些日子,她才理解觉悟是一件如此重要的事,亲眼目睹抱病往生的母亲离开人世,无常给她带来的震憾让佛法的甘露更快地注入了她内心深处。失散多年的弟弟啊,身上是否还带着妈妈给他们姐弟俩系的如意结,当年父亲强行把一岁大的弟弟卖给有钱人家,母亲抵死不从,争执中被父亲甩开而摔伤了腿,混乱当儿只来得及把如意结塞入襁褓内。这一切,都是业力在牵引,生死大轮的转动,也都是业力所致。她深深忏悔,为往昔累劫早已造下的恶业忏悔,希望声声佛号能洗涤她内心一切尘垢,愿她的父亲也能遇见善知识早日回头,愿她的弟弟也能在这一生中听闻佛法而得度,愿她能放下心中一切的杂念,让声声佛号把真心唤醒……轻掐着佛珠,她念诵赞佛偈,让身心都归到念佛的专注中。每一个夜晚,当佛号灌满她的心,她才能驱走梦里对母亲无止尽的思念。这一夜,也不例外。

        而当每个早晨第一道曙光划破夜空,朦胧中她仍会在记挂母亲和持诵佛号的拉扯中转醒。这一个早晨的意识似乎比较清灵,第一个念头在佛号中开始。她赶紧接着这个意念把佛号念下去,稍不留神,那种种的恶梦就会窜入她还未转醒的意识内。用忆念佛号的方式强化她内心的意志力逐渐产生效果,比起母亲刚往生的那一段日子,她现在情绪总算稳定多了,阿姨教她的这个方法很管用。双手合十,她睁开眼睛开始了崭新的一天。

        梳洗完毕,礼佛上香,早课做好,她精神奕奕地又来到了花圃。清晨的植物特别翠绿饱满,花圃边的结缘处低低地传来念佛机轮播不断的念佛声,每天早上这个时候听见如此祥和的音频,她都会想像极乐世界里的微风如何让宝树枝叶播扬无量妙法音声,然后一边默念佛号,一边检查枝条扦插的幼苗长势,再拿起浇花壶给植物浇水。“开神悦体,净若无形,微澜徐回,波扬无量微妙音声……”这一句经文总是不自觉地在她浇水的时候窜入她的思维,愿壶里的清水也能像七宝池中的八功德水一般让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得到佛法甘露的真实利益。

        今晨阳光特别明媚,宽叔也似乎特别开朗,他一边修剪盆栽,一边跟着念佛机哼着佛号。好多株蓝雪花已经冒出了许多花苞,这些含苞待放的植株可以移到展示区出售了。她挑了十棵蓝雪花移到阳光充足的展示架上。昨天卖得最多的是长春花和夏堇,彩星矮牵牛也只剩下两盆挂在棚架上。这几种花也是花圃后院培植得最多的花种,炎热气候之下还能开出这样漂亮的花,其生命力很容易就让看见它们的人被染上一种愉快的情绪。宽叔原来也来了,在花圃后院挑选可以出售的盆栽了。

        “你最近是不是又换了什么肥料?”

        她微笑着摇摇头:“还是用阿姨弄的环保酵素啊,按照你们上次说的稀释1000 倍就浇了。”

        “这些长春花怎么长得这么好?比上个月卖出去的长得还茂盛。”

        “大概听宽叔你一个早上念佛念得起劲所以越长越壮!”

        宽叔大笑起来:“有道理!那以后咱们要再起劲一点,功夫到家就甭卖花了。”

        “告诉阿姨一起念更有劲儿!”

        “好呗!今天还得送盆栽到后街的大户去,回来修剪花草的时候再念。”

        她笑着点点头:“十盆玉叶金花、八盆白掌、二十盆竹叶兰,已经摆在门口,宽叔可以把货车开过来了。”

        今天这个大户大概是刚入伙,之前还告诉阿姨想订购大量的草种,阿姨没做草种和草坪生意,介绍了一位专卖草皮的朋友给他们。宽叔把车开到门前了,她和宽叔合力把植物都安置到货车里之后,就锁上门送货去了。

        没一会儿,宽叔就按照地址找到了这户订花的人家,原来是昨天那位小男孩的家,房子还真不是普通的大。他们下车去按了按门铃,一位家丁出来应门。一听是送盆栽过来,就笑着把铁花大门给拉开了,接着还走出了两位家丁一起帮宽叔把盆栽送到大屋内。白掌的栽种介质是较轻便的水苔,用手指夹着盆缘的包装袋可以一次提四盆,宽叔交了四盆白掌示意她拿这些进屋里就好,他会和家丁把其它的盆栽搬进去。

        她跟着管家把盆栽带到庭院,管家笑着告诉她先把盆栽集中放在这里就好,过后他们会按照主人的意思把盆栽摆放妥当。管家还请她先坐在亭子里,一位家丁端了两杯茶出来。

        “姐姐!是你噢!”

        她转身一望,原来是昨天赏花后一起用斋的小男孩。她朝小男孩招了招手:“是的,我们又见面了!”

        “小文在哪里见过这位姐姐啊?”

        “妈,昨天我去看花,后来这位姐姐还请我吃斋饭呢!”

        元太太和蔼地向她伸出手:“温小姐,原来昨天请小文吃斋饭的就是你,这小家伙昨天特别皮,平时不爱出门,昨天趁我和家丁整理庭院的时候溜了出去,幸好遇见你和宽叔。谢谢你们了!”

        “他一点都不皮,在我那里看了地藏经画本一个上午,真有佛缘!”宽叔边说边把手上的两盆竹叶兰放下。

        “宽叔你这话说得太客气了,打扰你们一个上午真不好意思。先坐下歇着吧,这凉茶能消暑。”

        “妈,以后我能再到宽叔叔哪里去坐坐吗?那里好美丽噢!有好多好多莲花!”小文一边问一边拉着元太太的手,一双大大的眼睛填满了期待。

        “有空过来吧,花圃里有的是地方,元太太放心好了。”

        “这怎么行,会打扰你们工作的。”

        “没关系,有空可以过来。”

        “妈……答应我嘛。”小文又拉了元太太的手一下。

        “好吧好吧,但是一定得先让我知道才可以过去。”

        “妈,我不会再像昨天那样了。等一下我和这位姐姐过去玩一下好吗?”

        元太太看了她一眼,见她微笑点头,才答应了小文:“不能去太久噢!”

        “我再带他回来吧,放心好了,”宽叔呵呵笑道。

        “麻烦你了。”

        “一会儿又可以去看莲花了!”小文高兴地嚷了起来。

        “温小姐,这是太太买盆栽的费用,”管家把钱递给她。

        “怎么多了一百元?”她把钞票塞到管家手中。

        “温小姐,小文昨天打扰你们一个上午了,吃饭也得花钱的,”元太太打了个眼色示意管家把钱交给她。

        “元太太,那以后我可不敢再让小文过来了,结缘处就是让大家来坐坐的,那是我阿姨的心意,您不必如此客气。”她说什么就是不愿收下那笔钱。

        “唉,既然温小姐这么说,那就算了,以后有空我得到你们那儿去多挑些盆栽,你们花圃种出来的花就是不一样。”

        “那就说定了,元太太有空再过来,我们给你留了一些心愿叶和花叶薄荷,噢,还有斑叶豆瓣绿,这三种观叶盆栽非常难得,合着虎尾兰放在家可以净化空气。”原来宽叔早已经给元太太留了些盆栽,难怪花圃里的熟客越来越多,宽叔还真了解他们的须要。

        “太好了,院子里的小池还想种些莲花,一会儿小文你去挑吧,告诉宽叔叔,下次一起带回家种。”

        “妈,我昨天看见白莲花,好好看!”小文兴奋地说着。

        “元太太有空过来坐坐,今天让小文先挑白莲花,”她站起身向元太太先告辞。

        小文看着元太太:“妈,我会在傍晚前回来!”

        “去吧,不要打扰宽叔叔和温姐姐工作。”元太太宠溺地摸了摸小文的头。小文高兴地牵着宽叔和她的手向元太太挥别。

        她心里忽然生起一股暖流,小文小小的手掌充满着信任的力度。宽叔像牵着自己的孙一样开心。这一路回花圃的路程不算长,却是那样愉快。一下车,小文就奔到白莲花前欣赏含苞待放的莲花。阳光下的小文和白莲花一样纯净,不愿惊扰小文,她和宽叔先把展示架上的植物整理好。明天是周末,会比较多人客,他们得先把花圃内开始冒花苞的植株整理好。

        小文欣赏莲花后,又窝在结缘处的藤椅上继续看地藏经画本。宽叔则继续他的佛号哼唱了,这个有小文的花圃好像令宽叔特别愉快,夕阳也好像来的特别早,温暖地照入结缘处和宽叔的身影。她微笑着开始检查盆栽,给它们摘除枯枝和开始发黄的老叶。

        “姐姐,我想去洗手间。”

        “来,我带你去,”放下手中的桔梗,她领小文到洗手间去。

        “小文有事可以叫姐姐,我就在外头不远处。”

        “好的,谢谢姐姐。”

        她到柜台边的花架检视网纹叶的情况,这里最靠近洗手间。网纹叶近来很受欢迎,植株矮小紧凑,叶色多样,红色的小火焰与白雪安妮搭配在一起煞是好看,小小一个2 号盆就已经可以让一个办工桌充满绿意。黑珍珠也很漂亮,圆润小巧的叶型很讨喜,用手轻轻触碰,它还会微微弹跳起来,所以也有人叫它弹簧草。她挑了一盆,打算送给小文。

        “姐姐,你洗手间内挂的帘子好漂亮,有好多这个结!”

        她给挑好的黑珍珠喷洒了一些稀释后的酵素,笑着转过头问:“什么‘结’呀?”

        小文正从他装水壶的背包里拿出他说的“结”,她差一点就要说不出话来。那个结,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姐姐,你说这个和洗手间内的像不像?”

        “有一点不一样,你的结,有一个小记号。”她瞬间回过神来,微笑着回话。

        “你怎么这么快就看到?”

        “因为你的结好特别,姐姐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如意结。”

        “妈妈说,我一出世,她的好朋友就送给我,希望我平安如意!”

        听见小文这么一说,她心里一紧,母亲确是那样说的,没想到元太太没有对小文隐瞒母亲对他的祝福。

        “你得好好收着,不要弄丢噢!”宽叔适时搭话,让她有了些整理情绪的时间。

        “小文,你看这盆弹簧草可爱不可爱?”她把弹簧草递给小文,如意结的事,暂时先搁着吧,有些事,时间会给它一个圆满的结果。

        小文看见圆圆亮亮的弹簧草,好奇地用手指碰了碰,见弹簧草微微弹动着,小文笑咪了眼睛:“真的像弹簧哦!”

        “弹簧草很容易照顾,放在窗边也能长得很好,两三天给它浇一些水就会像弹簧一样蹦蹦跳跳了。”

        “姐姐,你对我好好哦。一会儿教我种莲花可以吗?”

        “现在先去看看,选一两盆回家也可以。”

        “我想先看完地藏经画本,我还没看完光目女的故事,有空姐姐教我念可以吗?妈妈最近没空教我。”

        “好的,你先去看,姐姐一会儿教你念。”

        小文捧着弹簧草,小心地摆在藤桌上,然后坐在靠近睡莲边的藤椅上继续看画本。她远远地看着专心看画本的小文,心里无限感慨。有缘的亲人终究还是见面了,佛菩萨听见了她的祈祷,让小文遇上了一户学佛人家。

        这个夜晚,她在佛像前长跪,那久久无法平复的喜悦渐渐回归到致心一处的平静当中。佛像慈悲的音容暖暖地灌注了她长久以来不安的心。窗前那盆石竹科康乃馨在莲花灯的照耀下显得特别有生气。距离隔日黎明,夜晚似乎已不再漫长。

        小文背诵经文的速度很惊人。元太太之前已经教他念诵第二品,这一个星期天天缠着她学念,一下子又背会了第四品。宽叔一边给花圃内的植物施肥,一边笑嘻嘻地看着小文煞有其事地摇头摆脑,一副小书生的模样让他乐不可支。有时她忙着修剪盆栽,小文也会帮她留意小昆虫,看见小昆虫的踪影就帮她用小纸片诱导小虫爬到小盒内再放生到后院的红叶石楠树下,还学她念念有词,给小昆虫们做三皈依。她倒也欢喜,多了个小帮手。

        “小文,吃中饭了。”

        “妈,你终于来了!”

        元太太提了个大竹篮,饭香从篮子里溢出来,小文开心地迎上前去。她和宽叔忙放下手上的剪子,招呼他们到结缘处坐下。

        8

        “最近小文常来这里,打扰你们了。今天终于忙完了搬家的事,给大伙儿准备了一些素菜,你们歇着的时候也吃吧。”

        “元太太您太客气了,小文帮了咱们不少忙,还劳烦您准备中饭,真不好意思!”

        “宽叔你带小文回来的那一天我早就要答谢你了,不要客气。”

        “元太太您四处看看,有什么想要的您尽量开口,都给您打折。”宽叔领着元太太四处参观,小文跟在身边把宽叔要介绍的都抢先一步说光了,逗得大伙合不拢嘴。她跟在最后头,温馨的气氛让她内心暖乎乎的。见他们走远了,她悄悄走回育苗房检视小苗的生长情况。

        长春花生长得挺好,波斯菊已经开始冒出小小的花芽,比较令她担心的是天竺葵。这个品种是阿姨今年想尝试种的新花种,她订来了一批种子,想试种这里尚未热起来的天竺葵。播种以来,这三十株花苗已经正常生长第二十六天,花苗看起来很健康,也挺适应这里的环境,若是正常生长,不久就会冒花芽了。

        “温小姐,原来你在这里,”不知道元太太什么时候走进了育苗房。她微笑着放下手中的天竺葵。

        “噢,想看看花苗的情况,若是生长良好,这将会是一批很漂亮的室内花卉。到时候给元太太送一棵。”

        “好的,你们这里经营得真不容易,花费了不少心思。”

        “是阿姨的用心,她一直很爱种花,认为养花能养心。”

        “真不错,这个星期小文特别开心,想来也许是在花圃里沾染了你们这儿的温和气息,那天听他说你和他一起读经,我很意外。谢谢你和宽叔让他学了这么多,下个星期他就要开始上学了。”

        “小文学习很快,您应该挺放心的。”

        “也没什么,给他报读家庭学校,远离填鸭式的学习制度,希望他在成长路上多学些道理,长智慧才是正事。不过,学校比较远,恐怕以后几个月才回来这里一次……明天下午我们就要回城里去准备了,平日小文上学,我们就住在城里,有空才回来这儿。”

        “元太太,小文能遇上您真是好福气,你们一家学佛学得真和乐,宽叔老赞小文乖巧懂事。”

        “温小姐,”元太太忽然握着她的手,欲言又止。

        “元太太,您请直说。”

        元太太吸了一口气:“小文这孩子,是他爸为了帮助一个朋友收养的。”

        她不答腔,心里一紧,元太太该不会是猜出了他们的关系心里不踏实吧。

        “我嫁给小文他爸的时候,小文才三岁。这孩子与我挺投缘,懂事不闹意见,他爸视他如己出,对他疼爱有加,也因为受他影响茹素了。小文年幼时看见桌上的鱼和肉就直掉眼泪,后来等他稍微长大了再问他为什么不吃,他就说鱼和肉也有爸爸妈妈。”

        “温小姐,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说这些。”

        她微笑:“没关系,小文的事我听着挺有趣的。”

        元太太顿了一下,吸了口气:“小文前些天告诉我如意结的事了。”

        她屏着气,视线集中在脆弱的天竺葵花苗上,刚冒出来的叶芽似乎被一颗沉重的水珠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有些事,该来的终究会来,她暗自吸了一口气。

        “我不会刻意改变一些什么,小文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这些年来他从未对外人表现得如此亲近。我想也许这就是血浓于水最好的印证。”

        “元太太,您不必担心,我会尊重您一切的决定。”

        元太太温和地接下去:“温小姐,有一天他应该要知道自己的过去,没想到缘分的牵引让小文自己找到了你。过去我和他爸也一直在想该如何找到你们,所以如意结一直让他带在身边。

        我希望有一天你们能相认,但目前……他年纪尚小,似乎还不是时候,那一天到了,我相信佛菩萨自自然然会安排一个巧妙的机缘。”

        她眼眶红了起来:“元太太,难得您们这么明白事理。我从未奢望会有这么样的一天,只希望大家能和和乐乐的,已经很满足。”

        “我们会照顾小文,也很高兴他和你们相处得那么融洽。他的教育我们已经安排妥当,将来要是你有须要帮助的,请找我们商量。”元太太握着她的手又加重了几分不容分说的力度。“元太太,谢谢您们这么周到。”

        “有些事,小文他爸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小文的亲生父亲当年把他抱来咱家原来没有得到你母亲的同意是他不知道的事,以为这事儿他们夫妻俩已经商量好,没想到你母亲往生之后,他从你爸自责的口吻才知道他隐瞒了这件事。”

        “元太太,事情过去了,我也只希望爸也过得安好,他出走已经好多年,没有再回来。”

        “小文自己找到你们,也是缘哪。”元太太语重心长地说出了内心话。

        阳光照进育苗房,喷雾器洒下的水珠显得如此晶莹剔透,花苗蘸着水珠的莹光,忽然又显得格外生机勃勃。她的家,已经不算是家,却在种种的机缘之下有了重整的可能。缘聚缘散,相认不相认其实不太重要,如此遇上小文,能相处这么些日子已经难能可贵,元太太的明白事理让她十分感恩。

        “姐姐,这些叶子好美噢!”

        小文打开了育苗房的门,把头探了进来。

        “那些水珠沾在叶子上,好像极乐世界里的琥珀树叶那样发亮噢!”

        “你怎么知道琥珀树叶长什么模样?”元太太失笑道。

        “姐姐那天开一个阿弥陀经的故事,动画片里有好多宝树,就是这样亮晶晶的呀!”小文十分认真地解释着。

        “小文,妈妈又选了一些莲花,改天种在家里,你要好好照顾噢!”她指了指育苗房外一株刚盛开的白莲。

        “我会的,希望莲花会长得又大又漂亮!”

        “你今天很累了吧,一会儿和妈妈回家休息去吧。”她看见小文有些疲倦了。

        小文转过身拉着元太太的手:“妈妈,我们明天就去城里,不知道几时再回来了吗?”一双大眼略显疲态地眨呀眨地。

        “会回来的,不过没有这么快。”元太太摸了摸小文的额头,拭去刚沁出来的小汗珠。

        “我要等很久才能过来这里玩了对吗?”小文有些失望的样子。

        “你上学后比较空闲的周末我们再回来好吗?”元太太不忍见他失望的表情。

        “嗯,我要和姐姐一起读经,这几天姐姐读给我听,我还没读完呢!”小文挠了挠后脑勺。

        “姐姐把画本送给你好了,再送你一张读经光碟,小文有空可以自己开来听,一定很快学会的。”她早已经把光碟和画本准备好。

        “谢谢姐姐!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你可以解释给我听吗?”小文脸上开始凝结了不舍的情绪。

        “你来的时候,姐姐给你准备饭菜,记得带爸爸妈妈一起来吃饭。”她握起小文的手,郑重地答应他。

        “姐姐,不可以讲骗话噢!”小文握紧了她的手。

        “不骗你,姐姐受了戒不打妄语。”

        “小文,司机在外头等着了,”元太太温和地牵起小文的手。

        “元太太,谢谢你!”除了这句话,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如何表达她内心的感激。

        “缘分的事情很微妙,万事变迁一念间,我没有刻意做些什么,只是随顺一切境缘,”元太太带着小文,微笑着走出了育苗房。

        大陶缸内的莲花依旧迎风轻轻摇曳,冥冥中把小文带来了花圃,今天又给小文送别,那摇曳的姿态有说不尽的婉约。她把莲花的藕根裹好,交到元太太的手上:“元太太,感激的话我不会说……但愿白莲开满您家的庭院,荷叶田田,莲香四布。”

        元太太郑重地收下了藕根,小文挥手向她道别。夕阳余辉柔和地照向元太太和小文,他们的影子映在花圃边朵朵的白莲中……柔光顺着他们回家的方向,缓缓撒开了莲花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