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料库 马鸣菩萨文学奖作品集 2015年公开小说佳作 —— 洪慧敏《外公的最后一段路》

2015年公开小说佳作 —— 洪慧敏《外公的最后一段路》

Written by  洪慧敏

      《外公的最后一段路》

        (一)舅舅一家

        “外婆,我来了。”刚做完作业的我穿梭过了两条巷来到了外公家。

        “什么风把你吹来?”外婆微笑地问道。

        我回了声“东风”就进了外婆家。外婆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着葱,蒜加杂在一起的味道,毕竟帮我那做夜市的舅舅一家处理葱、蒜那么多年。长年累月下来,那味道怎么洗也洗不掉,成了我外婆独一无二的味道。要是有一天我眼被蒙着要我找她,一定比吃饭还容易。外公和往常一样在沙发上看着印度新闻,舅舅家里除了外公会印度话,舅舅和表哥也会。我和外公打过招呼后,也坐了下来。妈妈一面忙着和外公剪指甲,一面和外婆谈说家常事,例如:姨婆家又添孙了之类的。外婆还拿了一盒装满金饰的盒子给妈妈看,说是等她百年后分给大家的遗物留纪念用,她还注明上面还镶了号码,以后分的时候不用吵。

        中风数次的外公现已半身不遂左手和左脚均不能活动。外公手里拿着一包饼干,要俊凯表弟帮他开。只见表弟很是不情愿地帮外公开了,然后丢在外公那不能活动的手上。外公应该是看惯了,还是一脸纵容地看着新闻,一只手拿饼干吃。妈妈当然不像外公那样若无其事,当着外婆的面骂表弟几句。

        看完新闻,外公拿着拐仗蹒跚地拖着他半身不遂的身体回房去。表姐从房里出来也要去后面,恰好和外公走在同一个走廊上。走廊不宽只可以让一人走动,外公恰好挡着表姐去路。表姐不耐烦地,脸色也变了,不到一会“外公你去死吧!”这句话就从那薄薄的唇间跳了出来。外婆也迎合着说“他不死也没用。”妈妈则责备表姐一番,但表姐当我妈透明没道歉头也不回的走去了后方。

        咔嚓咔嚓地开门声,舅舅驾着大货车办完货回来了。一进屋,就用那还没洗的手用力地捏了我的脸蛋,和妈妈说我长大不少就走去厨房,抬上一只脚坐在椅子上吃饭。被捏的我一脸不情愿地坐在那里。

        舅舅吃饱了来到客厅和妈妈说道:“俊凯明年升初中,你帮忙载他上下课。我们会补一百块车油,可以吗?”外婆也在帮忙劝说。

        “我们家四个小孩包括我五个人车哪里还有位给俊凯?”妈妈婉拒道。

        “这一点忙也帮不了?他们几个挤一挤还是可以坐的下的啦!”外婆不悦道。

        “我们回去考虑一下吧!”妈妈无奈地答道。

        谈话间,夜色渐黑。

        “敏,我们回家吧!”妈妈话语刚落我就站起来往玄关去。

        “外婆,关心一下外公嘛!”我在玄关一只手扶着门把,另一只手放在外婆的肩膀上,脚往鞋里靠拢和外婆说道。“敏,你没和他相处你不知道他是很难相处的。” 外婆一脸不快地答道。我和妈妈一脸无奈地踏上了回家路。此时,屋内的舅舅正一脚踩在有意逃走的壁虎身上,把它活活踩扁。我是看在眼里,怕在心里。没想到舅舅那么狠,以前他在我眼前开老鼠笼让猫把老鼠生吃了的画面浮现在我脑海里。心里暗自盘算,以后有机会要劝劝舅舅不要杀生。

        路上,看到一只小猫往人家屋的围墙跳。夜色渐黑,我牵着妈的手,害怕自己走会遇到野狗。一路听到从邻家传来的谈话声和电视节目的声音。

        “妈,为什么外婆和舅舅一家那样讨厌外公?有一次我坐舅舅的大货车从市集回来,刚好外公坐在秋千上睡得可香了,嘴巴张得大大地。舅舅看了露出一副调皮样,拿了一粒生鸡蛋放在外公嘴里。想必是含着蛋影响了外公的睡质,不一会他就醒了。刚才,表姐和外婆也叫外公去死?为什么呢?” 我一脸疑惑,满是好奇地问妈妈。

        “或许是因为以前的误会什么的外婆到现在还不能释怀吧!我也不是很清楚。表姐说什么也不可以那样和外公说话,你表哥有好几次和外公吵架到拿菜刀要砍你外公呢!幸好没出事。”妈妈就那样含糊地带过。凉风吹起,心里暗地里觉得舅舅一家好无情,人间还有所谓的爱吗?谈话间,家门就出现在眼前了,我们也进屋吃饭去了。

        在那天之后的很多天,舅舅常因俊凯的事拨电来,都被拒。舅舅家包括外婆在内埋怨我们不给情面,爸爸妈妈则认为他们太无理取闹。爸爸还说当年我妈要生弟弟时,三更半夜作动叫不到计程车(我们家那时还没有私家车)情急下拜托舅舅载,但他还骂道“不会叫计程车?”爸爸说:“他们不给情面在先,俊凯大不了可以坐学校的巴士!”那之后,我们家和舅舅家开始有了一道眼睛看不到的裂痕。

        (二)外公入住老人院

        外公又再次中风入院,今年是第二次了,应该是他人生中第十三次中风。妈妈载我们放学后都会去医院看外公,一时帮他盖被、一时帮他坐起来、一时和他谈笑来转移他受病痛折磨的痛苦。有一天,我陪妈妈去看外公,恰好舅舅也在。他看到我妈来,忍着怒气问我妈道: “你怎么也会来?叫你好几次帮忙分担爸的医院费用,你都不合作!” 接着和外公说道:“你呀!再病多几次你的储蓄就要被你用光了,那么你的棺材本是要我帮你出是吗?拜托不要再病了!”

        妈妈听了可生气了,身为儿子却用爸爸的积蓄来交医院费,还警告爸不要再生病不然赔了棺材本。妈妈支开我去医院一楼买药就和舅舅吵了起来。我回来时就只有妈妈面红耳赤地在那里和外公说话,舅舅像是被妈妈击退了那样找不到踪影。相信,分割我们两家的隐形裂痕更加深了。妈妈很努力地劝外公要看开,不然会很幸苦。只觉得外公听不进去,目光凝视窗外,大概在他脑里还在重播着舅舅的那番听了会起鸡皮疙瘩的话吧!我默默地祈祷外公快点好起来,也祈愿我老来的时候不会像外公那样凄凉,观音菩萨、观音菩萨。。。。。。

        直到有一天,妈妈去医院找不到外公。拨电问舅舅外公是不是回家了?舅舅才告知把外公“丢”进老人院了,还要妈妈分担老人院的费用。妈妈有史以来的火山大爆发,在电话里和舅舅开骂战一个小时。妈妈责怪舅舅生为七弟妹之首,竟然做出这从来不曾想过会发生在我们家的悲剧。舅舅也不甘示弱地说其他两位哥哥(我的二舅和三舅)都同意了,说我妈是嫁出去的,所以要我妈认清楚这点还说我妈没发表的余地。舅舅还说他家里没人有闲工夫照顾外公,没把外公留在路边算很好了,还要每月花钱养他这浪费米饭的无用老人!妈妈的心像撕裂般痛恨着舅舅的无情。那道看不到的裂痕又再加深了不少。

        烈日的午后,妈妈迫不及待地带我们去那有外公在的老人院。外公的老人院是个单层边屋还有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打理的花园,并不是想象中那规则排列的花圃。左邻有辆卡车,庭院还堆满了纸皮。右边是废置的草丛,草比人高想必有蛇,此类在城市罕见的生物吧!老人院前方也是一片荒凉的荒野,这一区简直是人烟稀少,城市里罕见的乡下。长这么大第一次来老人院,以前我一直以为老人院这种地方不会在我生命里挂钩的。外公住老人院,叫我怎么在同学面前抬头?热烫的阳光,像是要把大地烤来吃一样。狠狠地晒到大地一片金黄,物体都在眼前因为物理现象的关系在晃动着。

        我们赶紧下了车冲进屋内,生怕多待一秒会被太阳融化。一进屋有个小电视在播着节目,右方一位老婆婆坐在轮椅上看电视,左方有一位爷爷也是坐着轮椅,正在由一位看护的帮忙下用尿壶小解。角落头有一貌似四十来岁的叔叔目光注视电视,这样年轻就被迫在老人院生活到老死。后来才知道,他原先在工厂工作发生了意外后,神智不清有时还会发狂,所以他弟弟送他进老人院。客厅里不见外公,走进一点在通往厨房的走廊上见到一张床,外公就在那床上躺着。鼻子插着导管,下身裹着尿片。三间房间每间有两到三张床,两张空着没人用。就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让我外公睡在房里,被遗弃了还不够还要被迫像难民一样睡在走廊上。外公睡在走廊,连风扇也没有一个。远远的墙角上有一把沉睡的墙扇,看它被灰尘覆盖的程度,大概是他们为了省电常年不用它的缘故吧!大热天的照射下,我去把它启动了,但外公的位置似乎吹不到,但是启动着总比没开启动的好,至少可以降低室温。

        看到我们来外公也不怎么高兴,毕竟被赶出家门的创伤一定在外公心里狠狠地刺痛着。他的目光呆滞,凭我们怎么逗他也不起作用。妈妈在照顾外公,我和弟妹去屋后探了一下。有间房门紧闭,窗和门缝间透出清凉气和大声的电视节目声。可恶的院长在房里享受冷气,任由老人们被热热的太阳烤着。就在我公公的床隔壁有间房,里面住了一个印度婆婆和华人婆婆。华人婆婆还另外有个私人佣人照顾她。她有十位小孩,各个成家立业。辛酸的是居然没有孩子愿意侍奉她到老。

        此时,屋外又停了一辆车。舅舅、舅母、外婆等人下了车。表姐弟们毫不关心地到处观望,外公看到外婆到来有点开心。舅舅又来责备妈妈不孝,妈妈不理睬地忙和外公抹背。外公的笑容不到一分钟,又被外婆的冷言冷语击退。我真的怀疑当年他们是怎么相爱?多么无常的爱呀!表姐弟们这下可爽了,他们的爸爸把公公搬来这里了,那样他们就可以独占外公的房间了(顺带一提外婆不喜欢外公,所以他们分房睡多年)。又不用看到他们的公公在家里碍手碍脚的。

        舅舅一家呆不久就回去了,剩下我们几个。我们和看护打了招呼,要他多多照顾外公。尤其是要求看护常帮我外公翻身和换尿片,因为包着尿布又不能动弹很容易会出现皮疹。不久,我们也回家了。

        路上,妈妈向爸爸提议把外公接回家住。可爸爸说;“身为儿子的应该要接回!不是我们,并且外公行动不便不能睡楼上,楼下的房又是工作室。你要外公睡客厅,这样好看吗?我们小孩还小,我一个人怎么有本事把外公搬上轮椅?”在那之后,我和妈妈又不间断地提议,但遗憾的未被采纳。

        (三)老人院的生活 – 照顾篇

        天气炎热,老人院又不开风扇。每一天我们就努力的一到老人院就去启动风扇,但看护也很努力的看我们回了(我们还没上车)就去关风扇。有时那神智不清的,看风扇启动了也替老人院省电在我们还在的情况下关风扇,我们就这样展开了风扇开启关闭拔河战。

        慢慢地过了几个月,外公身体渐渐恢复不再依靠导管输液,也可以坐上来了。在他还不能自己坐上来这期间,有一天刚好看护不在,我们自以为瘦弱的外公只剩排骨应该不重,所以私自移动外公。我们出力一搬就是搬不动,让我们明白到不能小看排骨的重量。费了不少力,汗流浃背了才帮外公坐了上来。

        老人院所给的饭菜,一点都没考量到老人家没牙这一点。妈妈天天在家里煮粥和舂菜给外公吃,不然凭外公下颚的几颗牙和上腭的假牙是不可能咬到的。要不是妈妈来喂,外公还要用那还可以活动却无力的右手,一方面平衡自己坐上来,一方面喂自己,这样一定很吃力。喂了外公几个月的粥,渐渐地外公长肉了,不再是刚进来时瘦瘦的排骨样了。一口接一口喂完,妈妈就拿外公的假牙去洗。洗完了就是抹脸、抹身、擦粉和药膏。

        老人院就只有早上六点给外公洗那么一次澡,一天下来我外公因为躺了一整天背后热得冒汗,床也湿了。我们除了开启风扇,也拿了纸扇帮外公扇。妈妈还会带报纸和外公说新闻又或和他说佛教故事来解闷,因为,外公睡在走廊看护不曾推他去客厅看电视节目。

        外公还投诉说看护六点就把他叫醒带他去冲冷水澡。可我们也没办法,人家要那样办事我们不好批评,要不然他背地里欺负外公就不好了。在这里除了每月进千元的住宿费,杂物(纸巾、麦片、尿片)还要自备。有一次,看护联络不到舅舅就叫我妈妈去买。舅舅也只有前几个月常来,慢慢地发展成看护要他买东西他才会来。我也不是很常去探望但一星期至少一次,我会帮他抹身还有涂爽身粉。然后,就和他说话、和他谈我考试的事,又或是我和朋友间的事。只有妈妈很勤快,天天来看外公。

        在我们离开前,我们都会把水、不求人(背部抓痒工具)、扇这几样放在外公伸手可及的地方。然后,嘱咐他努力念阿弥陀佛后,才离开。

        (四)老人院的生活 – 谈话篇

        “这是薏米,哈哈哈。”外公捉弄弟弟道。

        “外公,我叫怿铭啦!不是薏米”弟弟抱怨道。

        “阿四眼妹,不要那样爱美。大了,不要在陌生人面前嘻嘻哈哈,那样很容易给人骗去,危险的呀!” 外公提醒妹妹道。妹妹常在外公面前把玩头发,外公一眼就看出妹妹很注重外表就提醒妹妹。妹妹顿时尴尬地把手藏进裤袋里,含糊地以微笑带过。

        “妹,听说你去当临时老师。真厉害,几时要当校长?”外公听我妈说了我去当临教,所以关心地问我道。他会觉得当老师很了不起,大概是他们的年代读书的人少吧!“三个星期罢了,不是永远当老师啦!我半年后就要读大学!”我答道。“读大学好!等下我们敏就变博士了!”外公越听越兴奋道。

        “妈咪,今天天气比较阴凉要不要推外公到外面走走?”我问妈妈道。

        妈妈点头答应,就请来看护帮忙搬外公上轮椅。我们接过轮椅就推外公出去了。

        “红色,黄色的花。蛮美的!”外公在花园里一面点算,一面说道。

        “外公,你看那边有蝴蝶!”妹妹突然兴奋地叫道。大家立马朝那方向看去,眼球随着蝴蝶的翅膀飞舞。就这样,我们的关系在谈话间建立着。

        我们偶尔,还会买椰水给他喝来清凉一下。还有一次买了金加利餐厅的芝士焗饭。

        “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饭,多少钱?”外公一脸满意幸福地问道。心里告诉自己不可以和外公说是十六零吉,因为外公的金钱概念还停留在日战时期一块钱很大的那个时代。“五块啦!好吃就好,下次再买来给你”我骗外公道。

        “嗨哟,五块这样贵呀!不要浪费钱,不用买来给我了啦!有钱要收起来”外公惊叹道,还可惜地认为他太折福了。幸好我没说真话,不然一定把他吓晕。妈妈也在外公背后偷笑。至此之后所买的印度煎饼、云吞面、豆浆水,我都说是块多钱。

        我们外公也有淘气的一面,例如他有一个月一直带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不论天气多热,帽里冒了多少汗,我们帮他拿下来,他还只觉威风凛凛地吵着要戴。又有一次,他爱上了一个手电筒,常把它放在上衣的袋子里,说晚上有坏人可以照他。

        (五)老人院的生活 – 念佛往生篇

        近日,外公精神不错,妈妈看准这时机教外公念阿弥陀佛。幸好外公肯听,虽没能给他念珠(因为这老人院属基督教团体),但外公会用他的右拇指按着床的扶把上下压着念像念珠的功能一样 - 摄心。据我们的突袭察看,他在我们不在的时候都有在念。即使,外公没能成功往生,他的阿赖耶识留了念佛的善果,日后还是会发芽的。我们也有拿阿弥陀佛的图片给他看,要他临命终时看到阿弥陀佛才好跟着走。

        妈妈一有空就研讨各类关于往生的书籍,并把所学简化地告诉外公。像是临命终要看到大红、大白、大蓝光才好跟着走。我们带了鲜红和暗红的东西来给外公看,让他明白大红的“大”是什么意识,其他大白和大蓝也是如此教外公。这是妈妈读莲花生大士《中阴身救度法》 得来的结论。

        妈妈还教外公记住我们用他的名义印经、放生、超度、建寺、造塔等如是功德,让他晓得他有资粮往生净土。我们还有带所建的塔、寺和放生的图片给他看。不仅如此,我们还教了他一首破地狱的偈颂: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当如是观,心造诸如来” 出自《地藏菩薩本願經》里的《覺林菩薩偈》。

        “若人欲了知,就是说如果人要明白;三世一切佛,就是所有佛的真面目;应当如是观,就是应该要知道所有的事物无常;心造诸如来,就是说一切的一切都是心化现的”妈妈简化说明道。妈妈还和外公说明了这偈颂的来由典故。外公听了更是信心满满的,努力去记。

        当然以上的念经、偈颂和临命终教育是我们掩护妈妈的情况下完成的。我们都会尽量放低声音,在外公的耳边说话,毕竟外公是睡在走廊而不是房里。当看护走近,还是其他老人走过我们都会转移话题,或是用身躯或报纸遮挡佛的图像。怕他们听到了,阻止我们或是告诉我外婆和三舅舅,到时一场家庭纠纷必定难免。我们每天,提醒外公念佛和重覆地让他记得临命终要注意的事。要是这里不是基督教的地方,我们恨不得给外公戴上念佛机,让他不间断地念阿弥陀佛。

        (四)外公 – 透气篇

        黄昏时分,妈妈来校载我们放学。今天,副座坐了稀客 – 我的外公。我们各自和外公打招呼。“外公,今天来接我们。为什么的?”我问妈妈道。“刚去老人院,遇到你叔公带外公兜风回来。他帮忙把外公抱起坐上来,看你们。顺便,给外公看看这世界”妈妈答道。

        “他们不是三点放学吗?”外公诧异地问道。

        “外公,今天有课外活动,所以晚了点。”不等妈妈回答,我抢答道。

        “咪,外公有七个子女,除了大舅舅按需要时就会出现。其他人没来了吗?”我上了车放了书包好奇地问妈妈。

        “这个嘛!三舅一家忙,起初的星期天有来带外公进教堂,时间久了也没有了。此外,二舅好像没来探外公。”妈妈一面开车,一面答我。

        “二哥,没来看你对吧?”妈妈问外公。

        “对,没来。”外公答道

        “这样不孝,我一定不会的”我打断了妈妈的话,插嘴说道。

        “那阿姨们呢?”弟弟听了,好奇地问道。

        “敏,这种事等我们老了看你们怎么对我再说;二姨和三姨都不住本地,向来也少联络,不用说看外公了。”妈妈应答弟弟的提问。

        “不是还有个大阿姨吗?”妹妹问道。

        “你忘了?大姨(排行老大)二十年前难产病故,不然也不到弟妹那样对他们的父亲吧!要是她知道必定气到从墓里弹出来。当年,大姨被迫辍学帮忙带大舅舅和阿姨们,书读不多但还知道孝字怎么写。”我替妈妈回了她。外公听了默默点头。

        “你们,不要管人家有没有来,我们记得去探望外公就好了。要管好自己,知道吗?”妈妈训话道。我们几个连声答了“是”,妈妈很满意地继续驾车。

        “外公,叔公载你去郊外兜风?好玩吗?”我感到好奇地问道。

        “好玩!有人陪我谈天当然好玩。”外公眼里欣赏着发展迅速的市容答道。我没和叔公相处过,只有见过几面。对叔公印象最深的是,他和外公的声音一模一样而已,但感觉他是不错的人。

        “哎哟,那里怎么变样了?几时建的大楼和这些跨来跨去的桥?我以前驾巴士有哪条路我不认识,但现在看了看,你叫我带路,我看我是不会了”外公惊叹道。

        “很久咯,你少出来不知道罢了!时代在改变,再过二十年,要不是我常驾车,我看我也不会路了”妈妈答外公道。

        说话间,我们已经路过无数的交通灯和建筑物回到了老人院门口。我们下了车,陪外公吃完饭就回去了。

        (五)外公的伤疤上撒盐

        夜深了,天空唯有星星和月亮靠挂。静静的,偶尔会被来往的飞机划破宁静的夜空。和平常一样,我们都在被窝里找周公下棋去了。暗沉的客厅里,电话铃铃声地响起。爸爸好不容易爬出被窝,心里摸不清到底是谁和因为什么事拨电来。接了电话,吁吁声不断。爸爸以为是电话坏了,还是有人在恶作剧。正打算挂电话了,但又听到电话转来阵阵啜泣声。我爸顿时起了鸡皮疙瘩,以为是鬼电话“喂,我。。妹。呢?我们妈妈。死了。心脏病发。”爸爸问了在哪家医院就叫醒我妈去医院了。

        早上醒来下楼去吃早餐,哪里晓得厨房异常地宁静,没有倒水声,没有用餐的声音,就连爸爸的咳嗽声也没有。厨房一片死寂,整个屋里找不到爸妈。桌上留有纸条,简单地传达了噩耗。

        丧礼上,各个神识哀伤,眼睛浮肿。伦敦的阿姨也来了,就是不见姨丈和她的小孩。我妈和伦敦的阿姨抱在一起痛苦起来。我们去灵堂后面见外婆的最后一面,舅舅来拍我们的背后安慰。不来安慰还好,一安慰眼泪就像不用本钱般拼命落下。外公更是伤心难过,坐在轮椅一直哭。

        出殡入土的那天,我们拿了几罐金光明沙借着泥土和花朵一起丢在棺木上,虽然不能放在外婆的额头上,但好过我们什么都没放。大伙和牧师去吃解秽酒,我们一家留下来在外婆的墓前念了七篇大悲咒,二十一篇的往生咒和地藏菩萨圣号。

        办完丧礼一个礼拜,表哥拿了他婚礼的请柬在我家门前递给妈妈就回去了。爸爸很是不满表哥的态度,婚礼大事他应该和他的另一半进屋邀请。此等没诚意,爸爸就不应邀。况且,是酒肉宴席不适合我们吃素的。我们去给他徒增杀业。

        外婆生前的金饰,舅舅一家不承认有这回事。想必他们自己连其他弟妹的份纳为己有了。又或者他们认为我们家没帮忙缴费(外公医院和老人院的钱),就用金饰来抵消了吧!外婆过世后的半年里,我们在面子书看到舅舅一家游香港、中国、日本和韩国。看来外婆留下来的金饰是他们这次的资金。要不然一个靠夜市售卖蛋、葱,蒜等零零散散杂货的,哪来的钱资助一家六口去那么多地方游玩?放着外公伤心地在老人院抱着丧妻之痛,自己快活去了。

        外婆死后,外公有好一段日子忘了念佛,忘了一切,嘴里老是嘀咕说“外婆走了,不再来了。”弄得我们看了心酸,泪也滴了。

        “你妈,死了还是那样漂亮,脸颊还泛红。”外公感叹道。

        三舅很不识相的,来给外公看外婆墓碑建好的照片。外公见了更觉伤心,默默落泪。

        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安慰外公,好不容易他才再念佛。我有一次还带了我的项链给外公戴上让他扮美,他乐得笑了。我们拍了几张亲他脸的照片,和录影妈妈如何照顾外公。

        “俊耀的婚礼,有谁去?”妈妈一面和外公抹身一面问道。

        “很多啦,都有去。”外公答道。

        “外公,录着你啊!说几句话”我们插了嘴逗着外公。

        “我不知要说什么”外公不知所措道。

        “这样啊,你念阿弥陀佛我们录上来。”我们诱导着外公。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可以了啦,播来我看看”外公应酬道。

        大概是没录过影像,外公对录影里的他很是好奇,露出一副很新鲜的样子。我们还录了外公念《覺林菩薩偈》的偈颂。

        外婆死后一年,妈妈怕外公也不久人世,更努力地教他念佛和临命终教育,还千万吩咐外公要是看到过世的外婆、还是他过世的亲人不可以跟着去,只可以跟图片里的阿弥陀佛去。

        我们天天和外公一起,一句一句念发愿往生的偈颂才回去。

        “弟子林成临命终时,愿菩萨手持金莲台来迎接我,往生极乐上品上生”妈妈一句一句地带引外公,接着也和他解释了什么是金莲台、什么是极乐世界和为什么要去那里。

        “去了极乐世界,你就不会有痛苦,你的半身不遂就会好起来,牙齿和眼睛的毛病都会不见掉。那里的主人是阿弥陀佛,那地方很美,用很多宝物做的,只有快乐和法喜没有苦恼。所以阿爸你要去那里,菩萨会和阿弥陀佛来接你去,到时你坐在他们带来的(金莲台就是)金莲花上跟着去就可以了。我们以后也会去那里找阿爸你,所以你一定要努力念佛往生”我妈耐心地和外公道。

        “那好吧!我念就是了,很简单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外公似懂非懂地答道。

        (六)外公病逝

        有一年的端午节期间,外公又中风入院了。这一折腾,他不能吃、坐、说话了。比先前还严重,我们也少了和他说笑,一来探他就是在他耳边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地念,也和他温习临终要注意的要点。外公还时不时地比了个手势,他用食指指向他自己,然后比了个人死的手势,接下来比了个七。由于,外公不能言语,我们就在猜外公比划的是什麽意识。七点死?七小时后死?七天?七个月?七年?我们猜了好久,谜题在那年的十二月揭晓。

        那一年的冬至前一个礼拜,外公病情没好转又进院了。去了一个礼拜,两个礼拜,我们盼呀盼;可惜,外公一去就没再回来,在医院过世了。不知道他临命终有没有念佛和被阿弥陀佛接引去极乐。外公过世离他比那死的手势,恰恰七个月,是巧合?还是外公预知时日?我们也只有往好的方面想,望他是预知时日走的。

        在丧礼上,没有人是抱着伤心的心情。除了我们一家之外,没人眼眶里是有泪的,他们不时谈笑只当是在那里打义工站岗。伦敦的阿姨也没飞回来,简直和外婆的丧礼是一百八十度的对比。由于,采用基督教仪式的丧礼,所以并没有超度。我们家和舅舅家商谈超度一事被拒,我们一家自行举办超度。我在外公过世的四十九天里念了二十一部的地藏经,妈妈和弟妹则念了不计其数的往生咒。

        舅舅用了和外公联名的银行储蓄,大势装潢屋子。原本的外公房间变成了表姐的房间,原有的供外公行动和起身的架构全没了。最后一间房和客厅扩建了,还有浴缸。客厅还买了六十寸的大电视和卡拉ok机。后来,才知道舅舅的家外公供款最多,舅舅不念养育也不念外公对家的贡献,竟那样对外公。我们家和舅舅家紧随外公的离世,关系犹如隔了马里亚纳海沟不再往来。

        (七)感言

        外公住老人院唯一的好处莫过於学到了念弥陀、知道了净土法门、也学会了命终时要注意的事项。若要在舅舅家教外公这些是不可能的,因为有外婆在监督着(外公和外婆在多年前被三舅带去教堂洗礼后,外婆更变成了诚恳的基督徒)。

        第二个好处是我们家和外公变亲近了,以前外公在舅舅家我们比较“粘”外婆。老人院的这段日子里,给了我们补救的机会。在记忆里有更多和他谈话的经历,时不时供我们回味。

        第三,外公的遭遇如住老人院和大小解不能自理,让我更勤快地念佛和常注意自己的身、语、意的造作,生怕弄不好自己老了也要像外公那样受此等侮辱和委屈。

        有时,我在想要是有一天目睹我舅舅的现世报 - 在小巷路过看到我舅舅瘦弱衣衫褴褛地躺在那里乞讨,我是不是应该接他回家?这问题困扰了我很久,内心里像有恶魔和天使那样挣扎着。但近日我想通了,纵使他不再受我尊敬,我还是会把他带回家照料他到他百年,并让他知道以前的作为是错的,要他发露忏悔。然后,引导他修习净土的往生法门。要是我因怀恨他把外公遗弃在老人院,而把他置之不理的话,那我和他又有什么分别?我也不想因怀恨这个因,得到我晚年被遗弃这个果。也许,今世那怀恨的果没现出来,但不代表来世不会受这个果报。要知道报应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外公会被众人唾弃老人院,也是他生前或过去世造的恶业,才会生到讨债和抱怨的子孙。人生在世为酬业而来,外公今世受了难,恶业减轻也不是不好。佛教放生故事里描述捕鱼人不停造杀业,放生的人依旧放生。有人问放生人,你放他捕还不是一样害了鱼儿?放生人说放生是善业,他人做什么业我们管不着。我们管好自己就好。的确,我们要时常警觉地待每一天的人、事、物,不要因为一时的贪、嗔、痴造就现世或来世的恶报。要是恶报(如被遗弃、或受饥渴、或战火)现前,我们也只有忏悔、面对;然后,多种福田,不是去自杀或杀偷淫妄来企图改变自己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