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料库 马鸣菩萨文学奖作品集 2015年公开散文佳作 —— 林俐娜《相思缘灭悟缘起》

2015年公开散文佳作 —— 林俐娜《相思缘灭悟缘起》

Written by  林俐娜

      《相思缘灭悟缘起》

         “啪嚓……”

         屋外传来了相思豆荚爆开的声音,鲜红色的豆子应声撒落,似给大地写满了情书。窗前惊艳的小女孩喜出望外,一溜烟地跑到后院寻找久违的期盼。爆飞的相思豆在思念的季节里宛如放飞的童梦,小女孩飞扬的嘴角一勾,便勾勒出心灵最单纯的渴望。红彤彤的豆子对小女孩来说,那光亮夺目的豆身最能编织甜美的记忆,不怕花期交替季节更迭,依然是心里不变的悸动。深情的豆子生来不骄,艳而不俗,在与万物共存的世界里,总是带着初见的美好温暖人心,或多或少、或轻或重,或深或浅都悄悄地记载着生命的故事。相思豆用高贵的颜色庄严自己,愿意安守平凡和光同尘,自是蕴藏了大自然深不可测的智慧。

         掉落的相思豆最爱和人们玩着缘分游戏,有些匿藏在草堆里不轻易被发现,有些则静静地躺在已经瓣开的豆荚上,继续等待时光的牵引。投入在寻宝游戏的小女孩俯拾一地相思红就为了一场单纯的邂逅。如果说平淡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那相思豆的颜色正好能补绘心的一角,圆一个美丽的惊喜。小女孩把捡到的相思豆放入玻璃罐子里,每放一颗就能听见豆子发出清脆的声响,里头蹦跳的喜悦遍满每一方。玻璃罐子乍看之下有点像糖罐子,相思豆虽然没有裹上糖衣,但一样能滋养小女孩天真的灵魂。听老奶奶说,只要集满一罐就能实现心中的愿望,会遇见心里想要遇见的那个人,小女孩紧紧地抱着玻璃罐子,深信不疑。

         小女孩的眉宇间总是透出几分灵气,光是想象自己愿望成真就觉得满心欢喜。相思豆看似饱熟坠落完成了一生的使命,却被小女孩重新寄存了希望,生灭轮回仿佛共存一体,有形无形皆相依。在多少个日子里,小女孩一边捡相思豆,一边偷偷地拟好了腹稿,想告诉久违的爸爸她有多么地思念他,这些日子以来所收集的相思豆便是最好的证明。想象自己即将依偎在爸爸的怀里,小女孩便会不自觉地扬起唇边最甜蜜的弧度,此刻时光若能见证此番情义,恐怕也难以拒绝小女孩的希冀。参天大树下,常常有小女孩和老奶奶的身影共同整合零碎的时光,老奶奶究竟有多老,小女孩并不清楚,也许是她年纪尚幼看不出来,又或许童梦就像首幸福的歌谣,在老奶奶的哼唱下,年纪不再是关键。

         老奶奶很爱笑,一笑起来便让开心的皱纹爬满了脸,笑呵呵地咧着牙齿疏缺的嘴巴,是一个慈祥又亲切的长辈。身体硬朗的她总爱伸出枯枝般的手抚摸小女孩的头表示疼爱,祖孙俩爱捡相思豆,然而相思的承诺却轻如落叶,每每季节的冷风飒飒走过,颤动飞扬的叶片就会挑动心弦,不能平静。老奶奶常常从草堆旁找到好几颗沾满泥尘的豆子,黄褐色的沙子轻易地替相思豆易了妆,使出障眼法躲过小女孩的眼睛却逃不过老奶奶穿透岁月的目光。昨夜的滂沱大雨啊,是阳光不能感受的情怀,一大串的雨珠敲痛了谁的心房,一大串的雨珠又是淌下了谁与谁的眼泪?但看逆风夜雨,杂绪千条,也许老天的心里也有无数的牵挂。

         肮脏的豆子,总能在阳光底下恢复成原来的面貌,老奶奶的魔法在小女孩崇拜的眼神里产生了无比的敬爱,房间的一隅更是深藏了祖孙俩不为人知的秘密,各自寄情红豆,在心田里萌出相同的芽。春去春来,整齐排列的瓶瓶罐罐拼凑了岁月的流痕却锁不住时间的流沙,一转眼,老奶奶年事已高,小女孩已是七岁娃。当年关逼近,年味开始飘香,小女孩深邃的眸子里从最初的期望到落寞,甚至是从大人们的一席对话中感到震撼不已。举家搬迁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但要和生活已久的老奶奶分开才教人如雷轰顶,难以接受。小女孩躲在门后,堂前的字字句句如针扎肉敲进心头,当微寒的手心迸沁着冷汗时,方才觉得微微颤抖的身子难过得令人窒息。

         老奶奶执意痴守故乡,对一个老人家来说,老家所蕴含的意义远远地超越了自己的生命。另一座城市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远走他乡的爸爸真的不再回来了吗?相思豆的承诺呢?小女孩夺门而去,思绪纷飞的泪光里倒映着前方茫然的路。宁静的湖边一个人也没有,微风轻轻地掠过发烫的脸庞,岸边柳叶迎风翩跹曼妙飞舞,静默无声地探问心底最真的感情。小女孩想起自己即将与老奶奶分离,心里就有千万个的不愿意,而再多的眼泪似乎不能阻止离别的决定。别说小孩没有心事,不受牵绊,尤其是心思细腻的小女孩,情感的交叠已经超越了同龄孩子该有的底线,她该拿什么去说服大人自私的理由,又该拿什么去说服自己不愿意跟随的心?

         夜幕低垂,温柔的月光温暖了大地,聒噪的蛙声虫鸣成了夜的和音,纷纷转述白昼未完的故事。天上星星宛然在目,时远时近,似有似无,认真看去,徒剩眼底一片朦胧。是夜,小女孩红着眼眶捧出心爱的玻璃罐子,曾经期许的心愿如今成了心痛的谎言,小女孩狠狠地一摔,哐啷一声,流水式的豆子滴滴答答地争相奔回大地的怀抱,满地残红近在咫尺恍如美丽的错身。屋檐下的长黄灯有意无意地拉长了令人心酸的影子,昨日的种种重叠在离别的伤感上,叫语言也失去了描述它的能力。小女孩不能自已,哇地一声涕泪如雨,而时间,仿佛是人世间最无情的推手。

         车子的引擎颤动声在频频催促。一抹牵强的微笑扯痛了小女孩的心,老奶奶怜惜地抚摸着小女孩的脸庞,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慈爱地挥了挥手,要她赶快离去。地上树影婆娑,落叶层层,一路上急速倒退的墨影把绵密的忧愁交织在一块,飞扬的尘土用漫天粉末告别了熟悉的村庄。车上的人有的嘻嘻哈哈,有的沉默不语,如果不是老奶奶的成全,谁也无法离开旮旯山脚,迈向城镇,到外头寻找一片出头天。老天把夜化作了凄美的绘本,让蒙松雨在空中散成细细的飞絮,为夜行的人增添了心事,也为留守的人充作心灵上的陪伴。层层叠叠的雨丝覆盖在车窗外,想替小女孩掩饰一场离人泪,却不小心把难过的心田轻轻地击碎……

         若干年后的秋天,思念把树叶都染黄,经风一吹飘落满地。飞旋的枯叶时而随风起舞,时而掠过地面,为路人映出一道别致的风景。居无定所的小女孩没有再收到老奶奶的消息,故人可好一直成为了生活里的谜。同在一个星空下,每一个人都在上演着忙碌的生活脚本,然,岁月如歌,童年如梦,几个饱经风霜的小孩也已长大成人,十几年的光阴一晃而过,小女孩不再是当年的七岁娃。多年以后,女孩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重返故乡,难免教潮湿的记忆再生。车窗外的景色不胜唏嘘,一股莫名的束缚感油然升起,昔日种种如情感的猎手,进而缭乱心扉。儿时的片段像拼图,当有一块没一块的拼接起来时,已见女孩的鼻尖染上了淡淡的忧伤。

         相思豆会不会带着最初的叮咛,自己寻找幸福的下落?女孩踩着沉重的脚步追问尘封已久的往事,开始迫不及待地往老家奔去。已成危楼的老家貌似荒废许久,四周长满了野草,后院的残枝断木和垃圾堆成了时光倏然离去的证物。曾经宝贝的瓶瓶罐罐已经不知踪影,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埋入了地底,也许更多的碎片选择遗忘彩虹的记忆。大伯一家不知去向,而老奶奶如今安在何处,没有人懂。风很轻,回忆很重,女孩冷得直哆嗦。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满是时光的剪影,就算泪眼勾得起轮廓也不能再赋予时间及孝,人们往往以为能等,但孝字从来就不让人等待。

         在婆娑世界里,“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女孩哭得很伤心,明白相思树的凋零并不是无情,而是宇宙万有,变化无常。心灵最深的感受将成就当下最大的力量,女孩借用文字记叙了一辈子的遗憾,不容许自己再犯同样的错。往后的日子遇见其他老人,女孩便把他们当成自己的长者,把心中对老奶奶的亏欠发挥成大孝,偿还今生的不是。女孩相信,人生路即使荆棘难行也能一步一步地走过坎坷,用心创造圆满的曙光。但愿此生,能履行另一场花开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