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享特区 文章推荐
文章推荐

尚在坐月子的时候,振荣在没有商量的余地下就逼我绞尽脑汁写出这两年为人母的心路历程。这两年来,我都浸在玩具、绘本、奶粉,满口孩子经的世界里;还有挤出来的时间用在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完整的私人时间坐下来写稿。文章就在脑海中拼拼凑凑下、打字就在断断续续中完成。

“身为母亲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

初次认识佛教是于六年级的时候,当时是被父母逼着去佛学班的。因为自己太顽皮了,逃学和打架等都做过。父母送我去是期望我会改变。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愿意每个星期日这么早起床去上佛学班和法会,因为很闷。在中一时,我参加了人生中第一个佛学营,自此我才想要正式学佛。经过学长的介绍下,我也加入了学长团-缘之家。学长团听起来好像是管人的团体,错了!学长团是一个学习成长的团体。我目前所经历的学佛生涯都是在巴生滨海佛学会学长团和中学佛学会(巴生光华国中和巴生高级中学)。

在这犀鸟之州,夜来得特别快。在南中国海的另一岸,还在享受着“夕阳无限好”的美景时,这里已然进入黑夜。与喧闹的吉隆坡市相比,这里显得格外清幽。没有喧哗的交通声,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潮,有的是偶尔传来的啁啾,划破了夜晚的宁静。我,每天打看电脑,重复阅读同一本面子书,却有看不完的内容,无边无际,仿佛让自己感觉并不孤独。

毕业快5年了。有时,当静下来的时候,回想大学佛学会的日子, 还真的怀念,那是一段很单纯的学习岁月,单纯的环境、单纯的人、单纯的事、单纯的心。

1973年佛青总会在槟城主办第一届全国佛青训练营,已故黄荫文老师讲述太虚大师倡导的人生佛教要义。人生佛学的原理并非太虚大师所创造,而是大师深入博览三藏,精勤研究体验佛陀的教法,复又通彻了解世间的学问、今日世界社会的趋向、人类文化思想的潮流,而发现佛教本来就是人生的,对现实人生社会有大裨益。所以,大师竭力提倡人生佛教,纠正过去佛教贪功德求死后好,与偏求个人的生死解脱的毛病,转过来着重现实人生、改善社会、舍己为人、积极救世,使佛教与人生社会发生亲切的关系,和实际的受用。我们一班青年了解人生佛教的学理后,认识到人生佛学是最适合现代社会人群的机宜,应予研究及发扬,遂要求黄荫文老师成立一个专门研究及宣扬人生佛教的团体。

当报章一再出现着让人心疼的自杀新闻,也一再的向社会投下了惊慌无措的问号:这些年轻的孩子们啊,你们到底怎么了?

从事助人工作十多年,接触了不同年龄层的孩子们,越来越发现,处于这个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时代洪流,沉重与无奈,似乎也是现今很多孩子们必须承受的宿命。越来越多优秀的孩子,赢了起跑点,半途却输了给自己;越来越多跟不上节奏的孩子,选择自我放弃:放弃自己的人生,选择成为大家眼中的“问题孩子”,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当中,也还有无从选择,不由自主的成为了“特殊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