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Info Center Ven.Asvaghosa Literature Awards Articles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6 -这条路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6 -这条路

Written by  YBAM

从前一直以为活着若能够平安丶健康与快乐就会非常满足了,这几年在面对人生一些不可预知的急流之後,才发觉阳光不可能常常都普照,日子也不会每次都平静的走过,总有狂风,总有暴雨,就像总有白天和黑夜一样,人生不是每天都快乐也不是每天都不快乐,经常都是悲喜互相交替,痛苦和快乐同时存在,想起一湖的莲花,若不是因为污泥,莲花将无法生长丶茁壮,然後可以穿越湖水,去感受阳光的照耀,当然也没机会去承接朝露,笑迎清风。

有时却觉得生命好像一片树叶,每一次的发芽至成长,只为了等待拥抱这块大地,尤其是在慢慢老去的过程中,风轻轻的一吹,叶子就一片接一片从树上落下,每一片叶子的脉络分明,似乎都曾经被风霜雕刻过,沧海与桑田满满的写在脸上,有时自问生命是什麽,落叶或许就是吧!

我回头望了望,这条漆黑的生活道路,若有一盏灯点燃着,那该多好,心中闪过了这麽一丝的期望,晕黄的灯光下,你可以看得更清楚,行走时的脚也可以更轻快些,不必在跌跌撞撞之间前进,但是许多时候你自己往往必须寻找火种,以点燃那盏灯,别人可以为你指路,但却不可能常常都成为那盏灯为你照明,要迈开步伐的还是自己,若这条路径充满了落叶,那麽你必须为它清扫,走在这条道路上必须孤独而坚强,精进而有耐心,最须要的还是好好看护这颗心。

每一次在回顾来时路,一路上所发生的事,一些令人难以忘怀,有时心中的那盏灯熄了,再为它点燃时才发觉它似乎更难灭去了,几年前的那场病,几乎成为了一个转捩点,或许可以说是一种醒觉,那时进出医院许多次去做各种的检验,每一个报告都正常,但是身体却还是不太好,面对医生时,他总是好好的安慰似的讲我的病没有什麽严重,对於病情我只是知道一个大概,慢慢从阅读中才对它有深一层的认识,一种不安的感觉才逐渐的消失,这可能是恐惧,对於未知的恐惧,对於病情的恐惧,那时的心情反复无常——时而高兴,时而悲伤,一时又不知所措,印象中,自己应该是健康,尤其是在这种年龄,并不太能够接受自己脆弱的一面,想逃避也想遗忘这一些,还记得常常在临睡前一直告诉自己明天一切都会变好,清晨一睁开眼,起床之後,才发觉身体还是虚弱,不太能够接受,内心不停的交战与挣扎,换来的只是苦,现在看看以前的所作所为,才发觉不会去接纳一切所发生的事,在当下解决,不管是好或坏,结果往往是身苦和心也苦,感觉上在当时自己仿如孤岛,卧在一片海洋之中,不见飞鸟也不见行驶的船影。(原来不管外面的风雨有多大,我们是可以用一颗平静的心去面对的。)

如今觉得在面对人生之中的一些转折之後,生命对於自己来说真的不一样了,对人,对事,整个想法,整个观念都在突然之间,变了,这场病,我想我庆幸它的发生,感谢这身体让我有机会去体验生活中的不如意,还记得看了些书,有些人在知道快要离开人间时,因为学会放下,渐渐的可以用微笑去面对这个事实,以安详和平静的心去等待它的到临,这真是一个美妙的经验,看见他们开始变得更仁慈,心胸更开阔了,不再斤斤计较,一个念头忽然浮现,他们很平凡却有一颗不平凡的心。

忽然间觉得能够接触佛法,认识佛法,尔後把佛法带进每一天的日子里,生活开始变得有点不同了,因为心有了一个“家"可以遮风避雨,想想在知道什麽是佛法後,面对生活上的考验时,跨出的每一步才变得不太艰辛。

几天前和朋友在禅修之後谈天,不经意讲到生病,想不到他们都曾经为病所苦,就如一位朋友说有些病苦是因为业障的关系,那麽你只有默默的承受,毫无怨言,也不应伤心或忧虑,若它真的要痊愈,它自然会,你能够做的只是有耐性的去忍受,他以自己本身的经历作为例子,我静静的去听他们所讲,从中去学习如何在面对一些困难时把佛法带到心中,然後化为一种力量,今夜,漆黑的天空因为有星星显得不太黑暗了。

还记得师父在农历新年时曾经讲过关於树的法(DHAMMA),他说树可以长得越来越强壮,越来越高大,它的心越来越坚强,原因只在於它懂得放下,它放得下,尤其是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刻,树叶都会纷纷的掉下,留下的只有光秃秃的枝桠,这样一旦风起时,它就可以减少阻力,那麽被风吹倒的机会就少了,因为这样它可以一天天的慢慢成长。树永远都是站立在它所生长的地方,不管是艳阳高照的时候还是打风或下雨的时刻,因为它有定力,可以去面对一切的横逆,不像人一下雨就要找个地方躲雨,树没有。

有时想起师父所讲的这一番话,看了看自己,生命真的不会一样,如果我们知道何时应该是放手的时候,什麽时候又应该捉紧自己的一些原则,我们需要智慧而不是靠聪明来帮助自己。

或许我们都必须学习如何让看只是看,让听只是听,我们只是有观念的去看或去听,感觉来时让它只是感觉就这样的看着它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如风般来去而无所牵挂,这个理想可能很近也可能还很遥远,或许就在当下我们可以,是吗?

评审评语:从生病中体悟出人生的一些道理。学习如何放下。是这篇文章珍贵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