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Info Center Ven.Asvaghosa Literature Awards Articles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3-梦死

Honorable Mention for Essays group 3-梦死

Written by  YBAM

死去至亲的哀痛,一吋吋蚕食着心。全身不由颤抖起来。因为死神猝然靠得那得近,平时思索好的应变态度,全乱了方寸。我缩在墙角呜咽。声音在长长的走廊回响,复钻回耳膜。想到年迈的双亲,知道儿子的死讯,会多麽伤心悲痛,悲伤淹没了我。难道,就这样失去了一名兄弟?为何他不戒掉豪饮的恶习呢?为何死神竟真的找上我至亲的人?一连串的问题,迷糊了意识。

我醒了过来。

原来是一场梦。竟不觉得开心,心里残留着的哀痛,叫我几疑那是真的。起床时,心情沉重,胡思乱想,这会不会是某种讯息?不,我打断自己的想法,梦就是梦,何必把它混进清醒的生活中?

不久前,我就梦见母亲逝世。可是她死的时候,嘴角眼里全是笑意,手里还把玩着一个发出唧唧声的小玩意。梦中的我,并不伤心。她的离去,彷佛是起程到另一个美好的地方旅行。

然而,一醒来,想到梦里的情景,竟是妈妈的离去,我好不恐慌,真的感到害怕,现实中的妈妈,如果真的离开我们,那怎麽办呢?

当死神来临的时候,除了接受,我能怎麽办?清晨,房间寂静暗沉,我没亮灯,针表见不到,这个问题,如在黑夜中行走,不一会就迷失了方向。我感到无助徬徨。谁能帮我?

不假思索,我马上念起南无阿弥陀佛。一边虔诚的念,一边忍不住想到,为了让妈妈沾到法喜,并得到阿弥陀佛保佑,多活几年,每周致电返回家里,我一定问她有没有念佛。感觉中,妈妈念了阿弥陀佛,嗡嘛呢叭咩吽,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就受到保护,死神不会太过容易找到她,心就安定下来。

当然,我晓得,再好的修行,有一天,依然难免死去,何况是晚年才念佛的妈妈?然而,如果念佛可以给妈妈心安,给自己心安,并使心灵升起更大的信心,不致於提到死这字眼,全身便没了力气,我为何不要念?

这样想时,心就安了下来。告诉自己,毕竟那是梦,不是真实,现实中的妈妈,如今应已起身作早操。而且,总有一天,也许不在梦中丶今天或明天,将来的某一天,我亲爱的妈妈,难免会走到人生的大限!

而我,也一样。以平常心来对待吧!梦是梦,梦里的恐惧和害怕,就留在梦里;现实中旳死活苦乐,来时再来应对吧!

然而,死亡仍像盘踞心洞的毒蛇,静静呆在里头,不出声色。你感觉到里头的阴冷与危险,却捉不准它的位置与方向。一直以来,我在思考死亡的问题和意义时,总有这种摸不到边的恐惧。

我可以冷静理性的态度,剖析死亡的各种层面。身为新闻工作者,我见过各种各样的死亡。穿梭在公路,好几次差点就魂断路上。从小到大,跟死神擦身而过的次数,不胜枚举。

可是,若要描绘死神的样貌,我完全力拙;若要指出死神来临时的踪迹,我根本词穷。而且,如果死神找上门的,不是我,是亲爱的人,我将无力反抗。想到上周,也梦见妈妈的死,平静的心,几乎又要翻天覆地。

思考死亡,是我注重的人生哲学之一。我总是以为,等到死神应该出现的年龄,才觉察死亡终将到来,觉悟到死亡是人生无可避免的行程,可能就太迟了。 死,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会走进佛法的世界,是死的牵引。小时候,到家乡附近的瀑布区戏水,失足落进六尺水凹洞内,千钧一发,姐姐朋友伸手过来,救了我一条小命。初三那年,跟朋友去同一个地点故地重游,在同个地区,我游不过去,整个人沉下水,惊惶失措,拼命舞动双手,脚下彷佛有人拉着,心慌意乱,脑袋一片空白,我会死吗这个念头,却奇迹似地出现,令我愈加挣扎。两个会游泳的朋友,站在岩石上呆呆看着我,另一位不会游泳的朋友却伸过手来。我紧紧捉着,他彷佛叫我别太用力,我听不清楚,一心只想离开这水池,用力一拉,我走上较浅之处,朋友却跌了下去。我惊魂未定,却自然反手一捉,把他救回来。

整个人吓个半死。不敢下水,躺在冷冷硬硬的岩石上,想着救我的人,竟是不谙泳术的朋友,两位平时炫耀水上功夫的,竟然反而袖手旁观。人生的讽刺,有时叫人啼笑皆非。我还在想,如果就这样死去,那会如何?筛过树叶的阳光,洒在身上,我却感受不到一丝热意,心里冷冷凉凉,如背躺着的岩石。如果我死了,妈妈,爸爸,一定很伤心。那时,怎麽办?

死了,怎样还会想到怎麽办?对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那天逼近身边的死神,并未让我有甚麽了不得的觉悟。後来朋友召唤,依然再去那里戏水。只是日子久了,熟悉水性,便也懂得了游泳,那个差点夺走我小命的水凹池,再也莫奈我何。 只是,死神从未放过亲近我的机会。

有次重病,大考也不能去。妈妈担心得半死。清清楚楚记得,尽管那时家里穷,为了我的病,爸爸忍痛带我给药房的黄医生检查。不料,我服下他给的药,躺在破烂的沙发上休息,忽然间,感觉到脚底麻痹起来,这麻痹像一条活动的动物,沿着脚底迅速往上爬。我害怕起来,呼叫母亲,恐惧的说我的下半身动不了。妈妈一个趋身扑过来,一脸恐慌,眼神中流露着惧意。她一边哭着问我什麽事,一边高呼我的姐姐,快来快来,阿强不知怎样了,然後大骂爸爸,儿子病成这个样子,却还跑到园里干活。阿强,你不要吓妈呀!

看着恸哭的母亲,我想抬手安抚她,才发现手完全抬不动,我勉强说妈妈不要骂爸爸,我没事的。这话刚说完,那麻痹吃上我的胸部,跟着是喉咙。那刻,我咬紧牙关,不断在脑海中告诉自己,不会让你得逞的,不会让你得逞的……。闻讯而至的亲戚,赶紧抬起我,快速移步向车。那时,我喉部以下,全部痹掉,那痹意还想往上窜,可是我绝不屈服,它终究没办法痹晕我。结果,上车时,我必须直直给抬放进车。

一到医院,马上给担架抬进病床。医生看了我一会儿,走开。然後,我感觉到手臂可以移动了,跟着是双脚。精神突然间好转,纠缠多日的病,一刹间像已离体。医生说,可能是黄医生给的药太重。妈妈绷紧的脸马上放松,嘴登时笑开来,手轻抚着我的脸,问我感觉如何。我骄傲的转述刚才的奋战,说,看,我胜利了。回家後,那病又慢慢回来。黄医生的药,却不敢再吃了。

痊愈之後,每次想及爸妈的担心,对保养健康,相当注意,并小心饮食和作息。人也许无法避开死亡,但在生命过程中,我们却有能力选择,活得更好,把病痛的威胁和苦恼,减到最少,让至亲的人,无须为我们的身子状况天天忧虑。 死亡来时,从不选择时间和地点,这世上有没有一种学问或知识,可以比普通人更早闻到死亡的气息,听到死神自远方走近的跫音?在死亡来临时有选择权的念头一产生,我无法遏止自己去寻找答案。

因为对死亡的迷惘,对死亡的反抗,我自然走进佛法的殿堂。我没有踏进其他宗教的庙宇,我想,也许是因缘的牵引与成就。然而,这是多麽美好的一件事,当我读到弘一大师能预知自己的死讯,并致函友人,以及许许多多高僧大德禅师,能预先知道死亡的降临,生死的秘密,渐渐显露出一些答案。

在佛经和书页探索,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修行者可以选择死亡的姿势。还有,大部份的修行者都是年寿已尽离世,极少会有意外或中病而亡的。就算是,那也是为了还清前世的罪业所致。

把死想得愈多,愈发珍惜此刻的生命与遇合。每次与朋友见面,我都用心相待,融入当下,离别时就不会难以放下或心有憾意。然而,回到故乡老家,看着日渐衰老的爸妈,我总忍不住感伤。即使我一再提醒自己要融入,要欢喜,要承担,但是,想到目前活生生在我面前笑丶嗔丶喜丶怒的爸妈,以後有一天将离去,心里某个角落,就有哀伤悠悠升起。

每回家一趟,就不由想到,又少掉一次和双亲见面的机会了。是的,我也会从正面思考,我与他们的生命,又多了一次丰沛的交会,在生命中刻下永恒的印记。正视死亡,更是修行者必备的正见与态度,但那种下次不知能否再见的忧伤,总萦绕心头,久久不散。须待投入都市繁忙的工作,才会消逝。

有时,死亡会以另一个面目呈现,令我深思。租居外的铁门边一株杜鹃,花开花谢好几回,有一天,它的枝叶竟然给人拔得一乾二净,仅剩下一截枯枝。不久,它重新萌芽丶抽绿,然後一叶丶二叶丶三叶,长了出来。我每天数着,心里洋溢着一股新生的喜悦。那天上班,见到一夜冷雨後,他竟怒放五朵红花,不由笑不拢嘴。

只要有一线生机,根尚在地上,任何花果植树,都会重新抽芽长大。但是,当根不在,再强壮的树,只有枯死一途。我想着,人的根是什麽呢?是子孙的繁衍吗?是日渐进步的医术吗?是先进发达的科技与五花八门的物质享受吗?

不,不是。子孙是子孙,不是我;医术再进步,复制得了人,也复制不出思想和独特的个性;科技与物质享受再进步与多变,多了就厌,怎能是人类的根?那麽,什麽是人的根呢?我想到了智慧,想到了佛法,想到了修行的力量。只有这些,历经千百年,依然存在,并且永不散失。就算无数轮回,一旦觉悟,可以贯穿千百万世而不昧。

生命的根,是觉悟;死亡的根,其实正是生呀!有了觉悟,死亡只是生命的再续及学习过程。这一生相遇的人,就算是至亲者,都是为了互相学习开悟而来的。因此,我们应当相互珍惜,并在不得不分别时,好好地承担。

尽管有这样的体悟,一连好几次梦到"死",我仍不免揣测这梦的意义,尤其它涉及我至亲的人。可是,因为思考死亡好几年,我能够很快地把负面思绪转为正面,不受梦的困扰。我也不打算把梦告诉爸妈,虽然妈妈说,把噩梦说出来,坏的就消失。

梦到死亡,使我晓得,思考死亡是没有终点的。死亡给人的感觉,也是无常在变,这刻的了悟,不代表下一刻也能应对。每一个崭新的时日,也许就有新的死亡之路要探索丶要学习丶要了解。

死亡原本是可怕的,有了佛法,一切就不再可惧。想到九六年杪,沙巴州发生大风暴,引起的洪水卷走数百条人命。在尸臭弥漫中采访,根地咬风景如画,那时却满布肃杀之气。见到八十馀具手制棺木,同埋在风光优美的斜坡,那刻我想到的是,我多麽幸运,在今生今世,可以得闻佛法,而且尚能欣赏美丽的景致。还有什麽,比知道将来会往那里去,用心生活,把握眼前的因缘,准备用最好的姿势迎接死亡,更加重要呢?

对死无知或麻木,都是不智的。让我们正视和思考死亡吧!让我们体认当下的意义,那麽,死在人生引起的所有惧怕,会只是灵智往上提升的阶梯而已。

评审:文笔清新,描写作者对死亡的感悟和认知,死是生命的现实,却有很深的佛法,作者的体悟,让这篇文章变得紥实起来。